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Knight songs(骑士挽歌)】

三〖Chapter:Leggiero(轻柔的)〗
  †††
  籽岷有时候会认真考虑:自己对炎黄,到底是什么心思?
  这个问题在别人眼中就是废话,还能是什么心思?他们俩哦,就算说是生死之交也不为过——但是呢?
  但是呢。
  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对劲是在双人竞技格斗,炎黄挡在自己面前大喊“籽岷小心!我来保护你!”的时候。
  炎黄本人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时逆光的自己是多么的帅气。哪怕没有猩红色披风,没有玫瑰金的战甲,他也如同撕下一块骄阳披在肩上一样,耀眼的让人无法直视。
  看着那个在刀光剑影中游刃有余的少年,籽岷突然觉得内心某一块净土咯噔一声——但是那时他只是想了一下,只是一下。
  那时的他根本就没想过炎黄会离开。
  那时的他们根本就没想过,炎黄会站在他们的对立面同他们战斗。
  空旷的宿舍,空旷的同桌,无从之间籽岷已经适应了炎黄的存在。不,与其说是适应,倒不如说是习惯,他对于炎黄的存在习以为常,直到失去才发现,记忆中那个少年的身影,是多么的耀眼夺目。
  失去的东西总是会绽放出难以置信的光芒,而他籽岷,就像是一个偷东西的小偷,用漠然与理智把它的光芒死死压住,生怕别人发现。但如果那外壳有哪怕是一丝的破裂,泪水都会伴随着回忆决堤,兴许还伴随着脆弱和悔恨,成为隐藏在黑暗中那些怪物最好的饲料。
  【“哦,有意思,你不像其他人一样,叫我炎黄吗?我不是你们最重要的伙伴吗?就这样让我‘堕落’下去,真的好吗?”】
  那时他的誓言斩钉截铁,却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泪水早已泛滥成灾。
  “你这个……胆小鬼。”
  醒醒吧,能以他的离去而遮掩的悲伤早已不合时宜。
  籽岷,你对他,分明就是……
  #
  炎黄眨了眨眼睛,却并不打算起床。
  他是前几天醒来的——盟主说的没错,自己并没有被那把匕首伤到,身上也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桌角多了一个反扣的的相框比较可疑以外,其他也没有什么异样——至于那个相框,他总是觉得上面加了什么封印,所以没去管它,毕竟他是真的很忙。
  他翻了个身,被褥滑落,背脊暴露于冰冷的空气之中,炎黄的皮肤意外的十分苍白,若不是皮肤上叫错纵横的那几条旧伤疤,几乎都分不清被褥和他的背脊。
  他的眼眸中映照出放在墙角的那把剑,剑尖剑锋都沾满了还来不及擦净的鲜血,血液在闪着寒光的剑上凝成粘稠的褐红色半固状物,让他想起来昨日那个在他剑下死去的那个乡野的小姑娘——
  【“您不是保护高山国的战神吗?”】
  “不……”炎黄沉闷的唤了一声,“我滥杀无辜,英勇与怜悯我都没有做到,我连骑士八德都没有遵循,别说所谓的‘战神’,现在的我——”
  “连骑士都不是。”
  闭上眼,那些自从醒来以后就常常出现在脑海中的,那四个模糊不清的笑脸再次浮现上来。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但是……”
  “如果你们能够帮帮我,那真的是……感激不尽了。”
  #
  帮什么呢?
  怎么帮呢?
  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遗失了很重要的东西——比如一只狗,比如一个学校,一个或三个少女的友情,一个座位,一段记忆——
  比如,一个束着黄色头带的身影。
  #
  有些时候还是不要祈祷为好。
  他想来不拿眼睛容纳感情,但是此刻,连他自己都能感觉到有一股愤怒的烈焰在自己瞳孔之中熊熊燃烧,而他无法控制那火焰。
  炎黄看着窗外,赤棕双瞳中一遍又一遍回放这那个金发的身影。
  【“炎……!”】
  那那时她是想喊自己的名字吧。
  不对,这是不对的。
  “JOKET!!”似是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炎黄突然从床上翻身而起,推开窗户向黄昏岛混浊的夜空中愤怒的大喊,“JOKER!!你这个小人,出来!!!!”
  不对的,一切都是错的。
  今天所看到的那个不属于任务目标的那个女孩——
  “盟主的灵魂烙印怎么可能那么脆弱,怎么可能让我一见到她就恢复了记忆?!”炎黄捏拳大吼,“再整个紫罗兰中只有你这个小人还在研究灵魂了!你骗了盟主大人!”
  是他让他经历了这般苦痛!
  回想今天面对她,他努力着撑出那副可笑的失忆模样,内心的思念却早已泛滥成灾。
  ——你还好吗?大家还好吗?籽岷还好吗?
  却没能说出口。
  “……那又能怎样呢?”JOKER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无处不在,却偏偏没有他的身影。“知道是他们你又能怎样呢?难不成你想背叛吗,FLAME?”
  “背叛的人是你!”炎黄瞪视着黑暗。
  “你觉得盟主会无缘无故的就给你安上灵魂枷锁吗,FLAME”JOKER一反既往,变得沉痛而悲伤,“FLAME,她在试探你啊,她早就不相信你了。”
  “怎么会……”炎黄咬着下唇,他想起今天遇到的——她的长发为什么那么凌乱?他清楚的记得她是个特别特别在乎自己那一头淡金色长发的,每天都要仔细的打理好几遍;她的衣服也不对,她应该穿那种轻飘飘的宫廷裙亦或是得体大方的礼服,至少不能是那种探索者一般的装备;她的手伸出被褥时炎黄还瞟见她握着魔杖的虎口全都长了茧子——她应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公主!
  “粉鱼……大家……”炎黄低声喃喃着,眼中一派落寞,“……籽岷。”
  窗外已经没有JOKER的声音了——已经没有必要了。
  炎黄的大脑有些混乱,充满晨曦的校园生活和肮脏混浊但曾经是他的全部的黄昏岛纠缠在一起——他已经回复了方块学园的记忆,以他的能力从这里强拆到方块学园估计也不会有半个人能阻拦他,问题是他根本无法一走了之。
  他不再是单纯的“炎黄”了,现在,他拥有对于自己人生的完整记忆,炎黄和FLAME已经合为一体了。
  他不能放着紫罗兰不管。
  诚然,方块学园是他的天堂,但是他作为炎黄也好作为FLAME也好,都在这里待了很久很久。倘若说他还是最最开始的那个方块学园的“炎黄”,那么他会一走了之,但是现在的他,除了方块学园的岁月沉淀以外,他的脑海中还并存了紫罗兰的百年光阴——他必须做出选择。
  以前他都是被动的选择,气息奄奄时被盟主捡到也好,灵魂破碎时被方校长收留也好,都是命运帮他做出的选择,如今,他应该面对自己的人生了。
  真正的骑士是不会退缩的,他们有着执剑屠龙的勇气,亦有忠于灵魂的决心。
  捂住面孔的手开始颤抖,最后似是做出了什么艰难的决定了似的,他伸出右手,缓慢的伸向站桌角的那个被封印的相框——去他的吧,从来就没有什么封印,真正的封印,来源于他的内心。
  炎黄看着相框,记忆中模糊的笑脸突然变得清晰,他把相片取出,冰凉的指尖划过细腻的相片表面,音容笑貌一颦一蹙在此刻都变得那么清晰,在污浊的夜风中萧瑟沉淀,化作无法挽回的命运。
  他剪的很小心,先是把相片剪成很细很细的长条,又把这些剪成看不出原样的碎片。他剪的很慢很慢,一切都像是一场祭祀——对过往的祭祀。
  那相片几乎是面目全非,但他还在剪。
  在寒光和拢的间隙之间,炎黄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亦或是说方块学园的“炎黄”,也随着那相片被剪的支离破碎。
  “好了,炎黄死了。”
  几乎是下了定义一般的确定。
  “连同过去的恩情,友情……爱情,”看着那堆碎屑,炎黄苦笑了一下,弧度与声带振动之中不知泄露了多少内心的秘密。
  “这可能是我作为‘炎黄’最后一次这样说了。”
  “籽岷,我……”
  #
  那一天,他没有把话说完。
  就像之前的无数次欲言又止一样。
  无论他下定多少次决心,“我爱你”三个字仿佛就是卡在喉咙出不来一般,如鲠在喉。
  #
  JOKER站在一个山洞前,黑袍飘飞。此刻他的脸上再也不见半点哀伤,嘴角僵硬的颤抖,仿佛是在抑制着什么似的。
  “想笑就笑吧,”一个淡漠的声音从山洞中响起,“你这副要笑不笑的样子,丑死了。”
  “TALKER!我可是你的盟友!”JOKER撅了撅嘴,随即又兴奋的说道:“我跟你说!哦,天呐,你能相信吗?我居然动摇了FLAME!最最坚定不移的FLAME!!”
  “这有什么好说的,他又不是真正的FLAME。”
  “切,那你可记着这句话给我瞧好了!”
  “有了‘它’再加上FLAME,紫罗兰,方块学园,这天下注定要被我收于囊中!”
  “一切归于毁灭!毁灭神,万岁!”
  同一个混浊的夜空之下,有人悄悄酝酿剧毒的阴谋,有人试图与过去一刀两断。
  与此同时,方块大陆,暗流涌动。
  TBC
  【要开始写JOKER与TALKER悄咪咪的小阴谋了(๑>ڡ<)☆!】
  【嘛,我说过我不会让炎黄失忆的……我说过吗?(突然失忆)】

评论
热度 ( 27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