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Knight songs(骑士挽歌)】

二〖Chapter:Adagio con espressione(富有表现力的柔板)〗
忘了说了,章节标题借鉴【A very cold case】
  ††
  方校长看了看站在自己办公室中的籽岷,又低头看了看他送来的这份战略分析报告。报告中的语言组织冷静沉着,一丝不苟,干净利落的把整个战局分析透彻到不能更透彻。这确实是籽岷一贯的作风,但是他此刻无心管这些战事,如今,眼前的少年更让他心急如焚。
  “籽岷啊,那个……”方校长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我想问一下你……关于紫罗兰最强使徒FLAME,你有什么看法?”
  籽岷低下头,从方校长这个角度上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约看见黄色头带和深棕色的碎发投下一片阴影,墨色的瞳仁在晦暗不明中安静沉淀,似乎这个问题他早已深思熟虑过,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开口道;“我只能说:很难办。FLAME在某些方面和KEEPER很像,一个是紫罗兰最强的盾,另一个是紫罗兰最强的矛。但是从另一个层面来说他比JOKER这种爱玩心机的小人要好对付,我个人认为如果要对付他的话我们因……”
  “停,籽岷,停下。”方校长听不下去了,急忙打断了他,“籽岷,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不是这方面的看法。”
  籽岷一愣,随即咬了咬下唇,“校长,我的看法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不,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方校长站起来,在办公桌后面来回踱步,“你的精神面貌我一直看在眼里,太危险了,籽岷,真的太危险了。你在压榨你自己,不,你几乎是在虐待你自己!”
  “籽岷,你不要把你所谓‘维持大陆平衡的少年’这个身份的责任看的太重!我们老一辈的还死不了,还没到你们的时候!”方校长越说越激动,“你别忘了,你还是一个方块学园的学生,只要你还在学校一天,作为校长,我就一定要保护你的安全!”
  籽岷眨了眨眼,先前毫无感情波动的瞳孔轻轻颤抖了一下,随即又归于平静。
  “不,我对那个称号,没兴趣。”
  “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当好学生,当好侦探社的社长。”
  “校长,作为侦探社社长,炎黄的好友同桌兼舍友,我那个责任和义务……带领炎黄,归队!”
  最后两个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归队。
  五个人,圆圆满满,谁也不少。
  方校长冷静下来,他沉默的看着同样沉默下来的少年,苍老而犀利的目光穿过他的外表,似乎他是直接在看他的灵魂。
  恍惚间,一切的开头又闪现在他的面前,五个幼稚的,还未成熟的少年少女,在崭新的社团活动室里欢呼:
  【“秉承格物致知的定理,我们必将战无不胜!”】
  【“一方世界,一块学园!!”】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
  人不同。
  记忆中那个笑得腼腆的少年,以及很难和面前的他相重合了——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
  “……唉,老啦,不中用啦。”向后倒在扶手椅上,先前犀利的方校长突然跟老了十几岁似的,自嘲的感慨道:“再怎么挣,你们年轻人的时代也要来啦。”
  “啊!校长,我……”似乎是从沉思中惊醒,籽岷连忙道:“校长,刚才我的言语有些过激,对不起!”
  “没事。”方校长摆了摆手,正想说什么,门口却突然闯入一个金发的身影,她身上那套深蓝色的探索装备有些破损,看上去很是狼狈。白净的脸庞上,天蓝色的瞳孔盈满不安,悲伤和惊慌。她的目光在充满惊讶的籽岷和方校长的脸上快速过几个来回,然后以同样的速度,径直撞进籽岷怀里。
  “籽岷!我……我们……呜哇哇哇!”
  “粉鱼?”籽岷惊讶的接住粉鱼,“你不是在冰雪国处理国务吗?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
  “怎么了粉鱼?”方校长也惊讶的起身,“前方战线有变?还是说你们人鱼国出了什么乱子了?”
  “不是,不是的。”粉鱼哽咽着抬起头,似乎是没有勇气直视籽岷的脸,又再次低头埋入籽岷的衣襟。
  “炎黄……呜呜呜……炎黄他,他把我们给忘了!”
  “什么?!”
  #
  她躺在茅草铺成的小床上,不安的听着窗外的动静。被子里,握着一蓝一绿两只魔杖的手蓄势待发。
  窗外传来冰冷的刀刃碰撞声,她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虽然在这样一个文明尚未完全开化的小村庄,打斗应当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不知为何,她内心的不安还是化为一块巨石悬在她的心上,久不落地。
  “要坚强……一定要坚强……”她低声喃喃,似乎这样就能增加她的勇气,“还有大概一天半的路程就可以回去了……可以见到他们了……”
  “塔塔”,门被轻轻叩响,她的身体一下子僵硬的绷直,大大的眼睛中盈满恐惧。
  “有人……在吗?”一个低沉的声音有些艰难的响起来,隔着厚厚的木门她听不清,却感到这声音有那么一丝的熟悉。正当她犹豫不决之时,门已经被推开,随之走入了一个身影——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
  “炎……!”
  “你是这个小镇上的人?”他冷酷的脸上掠过一丝不忍,在听到她欲言又止的呼唤声后,又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你认识我?”
  #
  狭小的社团活动室除了那把办公桌后的扶手椅便只有那两张长椅上可以坐人,而现在,已经稳定下情绪的粉鱼和紧急从图书馆以及前线上传送回来的橙子五歌挤在一张长椅上,方校长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飞猫坐在另一张长椅上。籽岷没有坐那张扶手椅,他靠在及腰高的窗棂上,望着窗外发呆——这不怪他,毕竟几分钟前,粉鱼说出的话足矣令在场任何一个人震惊。
  “可不可能……是他的灵魂出了问题?”似乎是为了打破这种压抑的宁静,橙子小小声的发问道:“因为……灵魂这种事不是很复杂吗?”
  “不可能。”方校长坚定的说,“每一个使徒的灵魂都是坚振的,只是我们信仰的神不同罢了。”
  飞猫在一旁肯定的点点头,“嗯,老方说的没错。在紫罗兰,像FLAME这样灵魂出问题的很少见。因为我们几乎能够保持绝对忠诚,就连JOKER,提到毁灭神时他也会毕恭毕敬毫无半点居心。”
  “可是记忆呢?”五歌一边轻轻拍着粉鱼的背,一边问道:“再怎么出毛病他也不会忘记我们才是,毕竟前几天遇到他时他还是认识我们的。”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飞猫无奈的摊了摊手,“你见过那个使徒想FLAME这样精分的?关于记忆和灵魂,别说是方块学园,就算在紫罗兰里都算是无人可探寻的‘绝对领域’,好像只有盟主大人和JOKER有研究吧。”
  “我看,多半是JOKER那家伙。”方校长皱眉道,“盟主虽然手段狠厉,但是她从来不对亲信下手——不然哪来TALKER那小子的可乘之机?”
  “可是我们能怎么办?关于灵魂上的知识,我在图书馆里能够找到的寥寥无几。灵魂……灵魂上的问题……”橙子闭上双眼,绞尽脑汁的回想着曾读过的关于灵魂的书籍。“灵魂分先天和后天……”
  “灵魂分先天和后天,先天这种可能性我们可以排除,而后天,除了我们所知道的FLAME和炎……炎黄的话,我认为还有一个。”一直默默无言的籽岷突然发声,说话的同时他没有看着他们,似乎是在眺望窗外风景。但是从飞猫这个角度看,他的眼中分明空无一物。
  “关于他而言,他的人生无非是分为三个阶段。作为紫罗兰使徒的FLAME,作为学生的炎黄,还有一个,”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抽丝剥茧,“作为,岩石城骑士团团长,高山国最强战士的炎黄团长。”
  “什么?三个灵魂?!”五歌震惊的眨了眨眼,就连粉鱼也停止了啜泣,一双大眼怔怔的看着籽岷。仿佛他是在说一些难以置信,荒唐至极的话。
  “想一想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炎黄的经历几乎是处于分层的状态。”方校长捋了捋胡子,陷入沉思。
  “骗,骗人的吧……”
  如果失去了记忆……
  那他,岂不是早已不可能变成我们所熟知的那个“炎黄”了?
  飞猫叹了一口气,正想安慰一下沮丧的孩子们,一抬头,却看见一直靠在窗棂上的籽岷嘴唇无声的一张一合——
  【“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炎黄……”】
  飞猫复杂的看着失魂落魄的籽岷,又看了看三个陷入沉默了的女孩子,微垂眼睑。
  ——不是不心疼。
  飞猫明白,和同龄人相比,侦探社的孩子们已经经历了太多也背负了太多。是造化弄人还是天意如此他不想探究,但是面前的孩子们,无论怎样他们都理应或玩耍或学习,至少不应该跟着他们几个老家伙一起上前线。
  但同时飞猫心里也清楚,侦探社,尤其是籽岷,他们都身负重任,他们要走下去。无论前面是狂风暴雨还是火海连绵,无论他们是孤身一人还是结伴同行,他们都要瞪视着黑暗与孤独走下去,侦探社所走过的地方是大陆的过去,而他们,永远面向双神的宿命,他们的未来。
  【“孩子们,加油吧……”】看着再次沉默下来的社团活动室,飞猫合上双眸,第一次在内心祈祷——
  【“这是你们的宿命……希望你们都好好的,坚强的挺过去。”】
  【“侦探社,定不会缺任何一个人!”】
  飞猫的心中浮现出那个得意洋洋的身影,黑色的斗篷遮住面容,记忆中嘲讽一般的语气让他不由得皱起眉头,但同时,他的嘴角也同样弧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JOKER,就来赌赌看吧。”】
  【“看看你所轻视的友谊与羁绊,究竟有多强大!”】
  TBC
  【我怎么能让炎小黄轻易地失忆呢,当然不会啦(*˙︶˙*)☆*°失忆只能虐岷叔一个人,伪·失忆却可以把两个人一起虐哦✧٩(ˊωˋ*)و✧(你够)】

评论
热度 ( 30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