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Knight songs(骑士挽歌)】

四〖Chapter:Andante(行板)〗
  ††††
  “有……多余的武器吗?”
  “诶?!”
  听到这话的人皆是抬起头,惊讶甚至于惊恐的看着发声的人。
  五歌听到这话时手一抖,凭借着刺客天生的微妙技巧把手中还串着两块半羊肉的竹签飞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扎在飞猫的手上;飞猫一声惨叫,右手一抬,半碗汤几乎都洒在科曼的红石手机上;科曼惊呼一声我靠,奋不顾身的越过小半个餐桌去够他的手机,途中不小心碰倒了粉鱼的水杯;粉鱼刚刚似乎是在捡东西,闻言从桌子下冒出一个头却被那水泼了个透心凉,这还只是小事,水似乎流进她的眼睛了,粉鱼双手本能的扑腾,慌乱之中不小心打到了坐在一旁的大懒货,力气似乎还不小;大懒货被打倒在地上,踉跄慌乱之中拽到了方校长的长袍,顺便把方校长也扯倒在地上;关键是他老人家本来还在淡定的吃饭,这一拽,连带着把临时搭建的饭桌也扑翻在地,桌板反扣,狠狠的敲击在刚刚有些清醒过来的飞猫和科曼的头上。
  为了保护食物手疾眼快撤退了的橙子和罪魁祸首籽岷站在一边,看着这一串混乱同时发生,暗暗感叹着蝴蝶效应的强大力量。
  “痛痛痛痛痛……籽岷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的!”科曼揉着后脑勺,大声抱怨道,“这样下去,别说是紫罗兰,我恐怕要先栽在你小子手上了!”
  “人心不古啊,籽岷!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心机岷!”飞猫把竹签拔出来,龇牙咧嘴的看着手上的伤口。而五歌只是伶惜的看了一下飞猫……手中竹签上的两块半羊肉,又把自己的外套裹在粉鱼身上。
  “呃,没必要反应那么大吧……大家还好吗?”籽岷似乎突然从刚才梦呓一般的状态中挣脱出来,眨了眨眼,有些哭笑不得。
  “籽岷……人吓人吓死人诶。”粉鱼打了个喷嚏,心有戚戚的戳了戳籽岷,五歌赞同的点点头,又从放在厨房里的剩余菜肴当中再拿出一串羊肉,顺便给粉鱼也拿了一串。
  “我才该抱怨吧!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浪费食物!”橙子放下手中抢救出的饭碗,恶狠狠瞪了籽岷一眼。
  “我不就是说我想有一把武器嘛!怪我喽。”籽岷摊了摊手。
  “咳咳咳……籽岷,你怎么会想到武器呢?你不是核平(没有打错字——作者语)爱好者吗?”大懒货搀着方校长慢慢起来,似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问道。
  本来还比较放松的籽岷闻言笑了笑,但是嘴边的弧度明显变得有些僵硬,“风暴就要来了,我总不能什么准备都不做吧。”他扭头望向窗外,刚刚变得有些活跃的声线再次冷彻下来。
  “如果毫无准备空手应战的话,岂不是对‘他’的大不敬?”
  近乎于无声的嗤笑在出口的那一瞬间就烟消云散,营地里围绕着饭桌事件喧嚷打闹个没完,气氛在升温,却迟迟化不开他内心的坚冰。
  难以忘怀。
  #
  这时候的他们,谈笑风生。
  两个小时后的他们,哀歌哭嚎。
  你若要问我——哦,这是命运。
  同时也是因为,人心叵测。
  #
  “什……!”
  末日之景,怕也是不过如此吧。
  籽岷还记得一年前他们来这个小镇帮忙的时候:有山,有水,有人家。有一群群色彩斑斓的游鱼,有青青河边草还有家畜,有不知名的野花,还会有不知是哪家的孩子牵着他的手,糯糯喊一声“哥哥”。
  一行人站在干枯的河边,目瞪口呆的看着被大火席卷的村落。那火焰滔天似乎要把山水人家连着过去的如歌旧梦一同焚尽,徒留一片尘埃,散入空中,消失的一干二净。
  “……紫,紫罗兰……”连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的方校长和飞猫也被镇住了,飞猫舔了舔嘴唇,艰难的道:“是紫罗兰……”
  “喂喂……”科曼血红色的瞳仁猛地一缩,他看着冲天的火焰,嘴唇颤抖着,说不出一丝完整的话来,“炎……怎么可能……他,他怎么会……”
  “怎么会?!”懒货咬咬牙,一偏头,蓦的回头,突然发现橙子的表情有点不对——不仅是她,侦探社的成员们表情都有点不对。
  “橙子?橙子??”
  ——一头金发在火焰气浪与光芒映照中飘起,几乎要遮住她模糊不清的眼眸。
  “橙子?”
  ——蔚蓝眼眸微眯,几乎要……
  “橙……”
  ——流出泪来。
  她,她,她,她们,如同痴魔一般,望着冲天的烈焰泣不成声,没有人去打扰她们,也没有人知道这个遗迹是他们曾经的世外桃源,曾经被寄托了远方和梦的桃源。
  他们的梦——一叶轻舟出海去,找一个有很多吃的和很多书,有靶场有剑场还有很多鱼的地方,五个人,一起。
  她们在沉默中宣泄,他选择在沉默中爆发。
  “出来!”
  “FLAME!你这个懦夫!!你给我出来!!”
  以往常常以儒雅大气的少年形象出场的籽岷突然向着火焰冲天大吼,很难想象平日里发出有条不紊的指令的喉咙居然能爆发出如此之大的力量。喊声足矣震慑焚天烈焰,却震慑不了那个离去的人。
  “FLAME!!!炎黄!!!”
  “你这个背弃了理想的懦夫!!! 你这个懦夫! ”
  无人回应。
  火焰映照着籽岷白净的脸庞,映照着他怒目相瞪的瞳孔,染红了眼角划出的弧度。
  那是他心中的天真,以为那个热血少年永远都不会下杀手的天真。
  “我要为他们报仇。”
  平静。
  不知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还是暴风雨过后的死寂。
  “紫罗兰,FLAME……”
  籽岷突然闭口不语,一边,一直低垂着头的橙子突然抬起头,眼中,是懒货从来不曾在她身上见到过的坚决和愤怒。
  “侦探社与你们,势不两立!”
  #
  【“需要帮忙吗?”】
  【“你们真是乐于助人啊,谢谢了。”】
  【“哥哥,可以帮我找一找我的小羊吗?”】
  ——我早就应该知道的。
  多年以后,籽岷依旧会面对回忆哑然失笑。
  ——这样美好的回忆……
  ——他怎么可能割舍的下?
  #
  他们收拾了一下废墟。
  没有找到骨灰,也许是根本找不到——都和房子烧掉的尘埃夹杂在一起,分不开了。
  平静了一辈子的桃源中人,到死时连坟墓都没有。
  籽岷一动不动的站在山崖边上,好把这一座废墟全部收于眼底,棕色目光深邃,古井无波。倘若不去注意,也许根本就不会相信这里面还有一个灵魂。
  如同死尸一样。
  籽岷突然觉得就这样向后跌进万丈深渊貌似也不坏,就这样死了,就像一场梦一样。梦里有朋友,有师长,有曾经发誓要守护的黄金色的羽毛。就这样死了,好歹还能再次看到那个糯糯叫自己“哥哥”的小女孩,好歹能够看见无数的没有苦痛的梦,说不定还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下雨了?下雨了吗?他机械的抬头,灰蒙蒙的雨滴直直的落在他空洞的瞳仁中——他的灵魂是不是已经掉进山谷死了?不然心中哪里来的雾……
  “籽岷……你没事吧?”
  雾……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现在下雨了,你站在那里很危险,先回来好不好?”
  雾……
  “籽岷?籽岷你在听吗?籽……籽岷?!籽岷!!”
  雾……雾……雾……
  脚下突然一空,伴随着土石崩落,倾盆大雨以及不知道是谁的惊呼声,籽岷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内心随着灵魂一重。人的求生欲望让他本能的伸出双手,慌乱之中,他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一个人,那个人把他死死地护在怀中,他的臂膀温暖而强大……是谁?
  “岷,千万不要乱动,我在这。”
  ——喂喂,骗人的吧……
  籽岷猛地睁开双眼。
  周围的一切都在迅速向下坠,向下坠,在一片被风模糊掉的景色中,那人近在咫尺的红黄双眸在那一瞬间成了他世界的全部。
  “炎……炎黄?”
  TBC
  【状态,我的状态৫(”ړ৫)】

评论 ( 2 )
热度 ( 31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