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Knight songs(骑士挽歌)】

五〖Chapter:Dolce e tranquillo(甜蜜宁静的)〗
  †††††
  雨下个没完。
  炎黄微倾视线,打量着岩壁上挂着的水珠,瞳孔之中映出的却不是倾盆大雨,而是那人的眼眸。
  【“炎……炎黄?”】
  记忆中那双眼眸如同 装满了银河的湖泊,万点星霜月痕落入期间,动人心魄。
  但是那一瞬间,对向他眼睛的一瞬间,他几乎以为他已经死去。
  小腿处传来隐隐的痛,似乎是在岩壁上下落时被不知哪块碎石划开的伤——那时他接住昏迷的籽岷以后,就迅速抽出剑,狠狠的刺进岩壁。在巨大的俯冲力之下他们还是往下坠了很长一段距离,那股可怕的反作用力更是振开了他的虎口(注†食指和大拇指之间的凹处)。FLAME不是JOKER也不是WILD,他不会飞也没有魔力,只能采用这种铤而走险的手段。
  其实他本可以在看到籽岷坠落时默不作声。
  为了籽岷,他几乎是孤注一掷。
  “算了,反正这次战斗当中我已经做了太多多余的事了。”无奈的耸了耸肩,炎黄转身,卸下肩上尚还干燥的红色披风,轻轻盖在依旧处于昏迷状态的籽岷身上,火红连同山洞中飘荡的雾气,仿佛给籽岷披上一层薄薄的百年浮尘。
  “炎黄哥哥!”口袋里的通讯水晶振动,炎黄赶忙取出水晶,低声道,“小沐,大家安全吗?”
  “嗯!多亏炎黄哥哥,大家都没有受伤哦!连我的小羊也没有!”水晶那头,脆生生的童音里夹杂着止不住的喜悦,“虽然下大雨了,但是我们离邻村也只有一会儿的路程了!所以炎黄哥哥你放心吧!”
  “好的,那你们一路小心。”炎黄松了一口气,把水晶再次放回口袋,柔和了一下的面容再次变得冷硬,仿佛他还是那个冷血残暴的灼炎剑帝FLAME。
  炎黄曾经也是这么以为的,但直到今天遇见这个村落,他才深刻又悲哀的感觉到:自己永远也无法与过去一刀两断。
  FLAME是无敌的,之所以无敌是因为他没有弱点,他不怕死人,更不怕死,因而所向披靡。但是如今,FLAME又或者说炎黄,早已看清了自己的死穴。
  不然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籽岷,去救全村的人。
  深深地看了眼籽岷的身影,炎黄默默走到山洞一角坐下,靠着岩壁合上双眼。
  “希望再次醒来的时候,你除了‘FLAME’以外,谁也看不见。”
  带着个人感情可不好,尤其是对于发誓要“势不两立”的敌人,不是吗?
  #
  身上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籽岷突然睁开眼,大吸一口潮湿的空气——刚才炎黄接近他时他几乎花了全身的力气去克制住自己的颤抖,如今已是精疲力尽。
  不过多亏如此,他才能知道……
  “……大家没死,”籽岷低垂眼眸,轻声的自言自语,“他是炎黄,他没有杀了大家。”
  ——但他也是FLAME,自己发誓要势不两立的FLAME。
  火红的披风下,握着匕首的惨白的手稍稍紧了紧。
  “我,到底……”
  #
  “找!”
  “校长,我们找不到啊……”
  “那就继续找!”方校长带着从未有过的失控,“必须找到籽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方校长看着援兵远去,向后跌坐在椅子里,久久不语。
  “唉……这个大陆啊……”苍老的语调无奈的感叹着,在大雨磅礴之中格外清晰。他深知在这难得一见的大雨中,哪怕是籽岷真的挂在岩壁上,恐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更何况还有一个FLAME,女神啊……
  “校长?”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传来,方校长头也不抬,“谁啊?进来吧。”
  粉鱼掀开帐幕,咬牙道:“校长,我有话跟你说。”
  “粉鱼?有什么事说吧。”
  “我……”粉鱼低下头,目光中却开始凝聚泪水,似乎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校长,我,我……”
  “粉鱼?”方校长这才注意到粉鱼的不对劲,连忙道:“怎么了粉鱼?有什么事,是籽岷真的遭遇不测了?还是其它……”
  “不是!”粉鱼狠狠摇了摇头,“校长,我,我骗了你们……”说罢,似乎是终于能够放松似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粉鱼!”方校长被粉鱼突如其来的泪水吓了一跳,连忙站起来,“什么骗了我们?没事,没事了,不要哭了。”
  粉鱼死死用手捂住脸,含糊不清的呜咽断断续续传来,和雨声混为一谈,“当时,我说,我说炎黄失忆了。其实他没,没有,我……我……”
  方校长听着断断续续的诉说,大概也能猜到发生了什么——如果炎黄没有失忆,那么籽岷活下来的几率便会大大提高,毕竟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没有单薄到见死不救的地步。看着哭诉的女孩,方校长叹了口气,“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粉鱼?”
  “……我,我以为……”手放下,粉鱼抬头,几乎是忏悔一般的看着方校长,“我好像喜欢籽岷……”
  方校长没有说话。
  “但是他喜欢的是炎黄,炎黄也喜欢他,这谁都能看出来!”粉鱼再次低下头,咬了咬嘴唇,“我想着如果炎黄失忆了,籽岷也许就不会喜欢他了……但是我真的不想看到他那么消沉!我,我后悔了……”
  雨声磅礴,仿佛上天都在眷顾着忏悔的罪徒,用雨声遮盖她的诉说。
  “你说,你‘好像’喜欢籽岷,为什么要说‘好像’呢?”方校长却没有回复她,转而问另一个问题。
  “……因为我也不确定。”粉鱼眨了眨眼,“直到现在,我才明白,籽岷在我心中是一个无比重要的朋友——但不是恋人。”
  “那就是了。”方校长轻轻摸着粉鱼的头,眼中没有粉鱼想象中的严厉与责备,反而是理解和慈爱,“你没有错,这个阶段我们都经历过,没关系。只是你以后要好好分清友情和爱情的界限。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粉鱼呜咽着,轻轻点了点头,这心事在她心里犹如一个毒瘤,现在她终于可以摆脱它了。
  “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不可以问一下,”方校长扶起粉鱼,微笑着道,“你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了吗?”
  “嗯。”擦去涕泪,粉鱼坚强的笑道:“校长,我,是人鱼国的公主。”
  “我能也只能,嫁给我的国家,嫁给人鱼国!”
  方校长被震撼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尚且青涩的少女竟然已经立志要撑起如此之大的责任!看着面前哀乐交加的少女,他突然已经能够想象到人鱼国的女王令四夷拱手,八方宾服的样子了……
  #
  一步,一步。
  手里是五歌先前送给他的匕首,恐怕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本来送给籽岷用来防身的武器,会被他亲手送进炎黄的胸膛。
  “你放过了这个小镇……你能放过别人吗?”籽岷看着熟睡的炎黄的脸,轻轻喃喃,“你能放过方块学园吗?你能放过整个大陆吗?”
  “……你能放过我吗?”
  他深知他的身不由己,却也深知他正直勇敢的本性。
  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公正、虔灵,每违反一条,对于骑士来说都是最最痛彻心扉的折磨。而炎黄,就是把心撕的面目全非再放到烈火上炙烤,恐怕都比不上他所承受痛苦的万分之一。
  匕首,轻轻点在胸膛。
  他怕了,他真的怕了。因为他深知,如果不杀了眼前的人,恐怕以后还会有无数的村庄变成火海,而他恐怕不能每一家都能营救到,总会有人死的。
  ——我要……杀死他……
  ——……吗?
  “叮”的一声,匕首刺入,却突然移了位置,从炎黄的胸膛划向一旁的岩石,锋利的刀刃刺进去三分之一,足以看出籽岷到底用了多大的力气。
  “算你欠我一次。”籽岷咬牙,展开一直披在肩上的披风,截一大半盖住炎黄,又躺在披风上,拿其多余的一角勉强盖住肩膀。
  总算是放松了。
  #
  为什么那时没有杀他?
  籽岷不清楚,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依稀还能忆起当时内心不知是谁的呼喊。
  ——不要杀他,杀了他你会后悔的。
  ——不仅关系到你个人,还会关系到……
  ——整个大陆。
  #
  他的呼吸慢慢平稳。
  红黄异眸睁开,眼底毫无睡意,一派清明。
  炎黄看着那个缩在披风上的身影,小心的抽走他身下的披风,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再展开披风盖住他。倒在自己身上的躯体并不是什么能让人舒服的抱枕之类的,相反,冰冷的手臂冻的他心寒,突出来的肋骨更是刺的他难受。
  “你以为我真的睡着了?”开玩笑,如果他睡觉是真真正正的睡着的话,那他也是白在紫罗兰活了这么多年了。
  “以前明明没有那么瘦的……”炎黄微垂眼睑,看着卸去防备的,过于疲倦的少年,他低下头,小心的,轻轻的,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就这一次,籽岷。
  就这一次,让我和你一起梦一次大陆的晨曦。
  我装的好累……
  #
  “准备好了吗,JOKER?”
  “一切就绪!”
  在遥远的空间当中,JOKER把一把匕首刺入一个类似于末影水晶的基座。
  分明是被炎黄遗忘的那把带着灵魂枷锁的匕首。
  “世界属于毁灭!”
  黑暗吞噬了一切,只剩下一片寂静。
  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
  TBC

评论
热度 ( 29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