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Knight songs(骑士挽歌)】

[台风,沿海城市无所畏惧。]
【本章有模仿哈利波特预警(不会写战斗场面只能去膜拜罗琳大佬了৫(”ړ৫))】
  七〖Chapter:Andante(行板)〗
  ††††††
  一群紫袍人站在方块学园的校长办公室里,显得格格不入。其中不乏一些熟面孔,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为首的那名紫袍人身上。似是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那名紫袍人缓缓除去兜帽,露出一张苍老但依旧清秀的面容。
  “修拉……”
  “你叫我‘Shelly’我还能应一声。”那女子向方校长微微一笑,笑容中隐藏了太多太多身不由己,“想不到,你的方块学园已经这么壮大了。”
  “是啊,想不到……”方校长沉吟片刻,“那么,你们紫罗兰这么兴师动众的来我方块学园,是想决一死战,还是想和平共处呢?”
  “不是我们……和你们决一死战的另有其人。”这次却不是修拉开口,反而是站在她旁边的WILD,“有人叛变了。”
  “什么?!”橙子惊讶的喊道,“叛变?谁?”
  “还能是谁?JOKER,TALKER,还有FOOL那个小人,估计是想分一杯羹吧。”SHADOW阴沉着脸摇摇头。
  “他们想做什么?”方校长道,“是不是什么大计划?修拉,需不需要我们……”
  “需要。”未等方校长说完,修拉就立即道,“老方,立刻按我说的做,我虽然不能确定的告诉你到来的是什么。但是我确定它无比强大。”说罢,她惨笑着拍了拍方校长的肩。
  “准备一下吧,老方。东风就要来了。”
  #
  “现在看,好像我们老一辈的全都集中在这里了。”杰看了看周围的人,一双猫耳轻轻抖了抖。
  “大概吧。”刚刚赶来的飞猫喘了口气,走到修拉面前,“见过盟主大人。”
  “免了。”修拉挥挥手拖住飞猫,“我看,盟主什么的恐怕已经不存在了吧。”
  “盟主……”飞猫听了这话,不禁悲从中来,“盟主,紫罗兰存在了百年之久。您一定要有信心啊!我们……”
  “行啦,我们挺不过这次啦。”修拉无奈的叹了口气,只有在这种时候,她的眼中才会浮现出与她年龄相称的沧桑,“飞猫,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该适应历史的潮流啊。”
  “你们几个,”方校长走过来,“来,开始吧。”
  其他三人闻声都走到他身边,四人向天空举起右手,喃喃自语。突然,四种不同颜色的光团不断的从他们手心处窜出,笔直飞向天空,又在半空中“炸”裂开来,形成一片类似于水渍的痕迹,“水渍”在魔力的补充下慢慢扩大,似乎是要把整个方块学园笼罩起来似的。
        “这防护罩能撑多久啊?”杰看着慢慢合拢的“水渍”,质疑道。
  “能撑一会是一会吧。”飞猫怅然叹了口气,又似是想到什么事,扭头向方校长,“老方,你那几个兔崽子不会被我们关在外面吧?”
  “没事,他们身上带着方块学园的校徽,可以穿过防护罩。”方校长露出一个“早知如此”的表情,“至于科曼,我给了他一枚临时校徽,进出防护罩是足够了。”
  “校——————长——————————!!!!!!”天边突然传来不知谁的惊叫,把方校长狠狠的吓了一跳,“我的妈,谁啊?”
  天上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两个身影俯冲而下,眨眼之间便冲到眼前。“砰”的一声,身影落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土。
  “五歌?籽岷?”方校长试探着问道。
  尘土散去,露出那个高挑纤细的身影,意气风发的少女一甩紫色长发,一双猫眼猫耳给她的美更添一种别样的风情。她的皮肤上披着黑紫色的条纹,少女挥了挥手,条纹瞬间散去,整个过程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相比之下,她身后那个侧脸着地,欲哭无泪的少年就显得特别悲催了。
  “籽岷,没事吧?”五歌转身,歉意的伸出手,“虽然有些危险,但是这样最快了。”
  “咳咳咳……没,没事。”籽岷狼狈的咳了几声,试图忽略飞猫忍不住偷笑的脸。“校长,我们来晚了吗?大家还好吗?”
  “你们来的正好。”方校长拍了拍手,“来齐了,那我就不客气的指挥好了。”
  “首先,修拉——”方校长转身,“我要确认一下——你预计JOKER他们带来的灾祸究竟有多大?”
  修拉闻言没有立即回答,反而垂下头,似乎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修拉?”
  “我只能跟你说——”修拉咬牙,道:“祸及大陆。”
  众人到抽一口冷气。
  祸及大陆——也就是说,JOKER一行人的目标还不止在方块学园和紫罗兰,他们要染指整个大陆!
  方校长摇了摇头,“那我也只能尽力了。”
       “方块学园一共有两个大门,我和修拉守前门,飞猫,你和杰守后门。两个侧门,左边让WILD和SHADOW守着应该没问题。至于右边,我校的朽龙同学和王牌学院的明月庄主会带着大量的红石武器,其战力至少可以和FOOL一战了。”方校长向身后的学园一挥手,眼中闪烁着别样的情绪,“籽岷,我给你们侦探社一个机会:带上你们所有的秘宝,镇守城堡二楼!通知各学生会会长,带学生到大会堂,让他们等待,万一有什么闪失——”
  似是感受到了周围的目光,他停顿了一下,又艰难的继续道:
  “让他们,让那些有志向的学子,与我冲向前线!倘若必要则义无反顾为大陆和平而献身!”
  “JOKER选择先从我们这里下手,那我就让他看看,我方块学园百年沉淀,可不是什么好啃的骨头!”
  方校长的眼中充满着挣扎与痛苦,但更多的,是为眼前这宏伟学园由衷的自豪!
  一方世界,一块学园!沉淀在他的骨子里,沉淀在百年来无数桃李的骨子里,那八个字如同黄金一般在岁月冲刷当中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在无数生离死别悲欢离合风花雪月当中沉沉浮浮,数次为了大陆将生死存亡置之度外,数次时局动荡末日灾害他们依旧安然无恙——这就是方块学园的百年!!
  籽岷震惊了,因为身世的特殊以及才能的展现他常常收到校长的特别关照,但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校长——一身黑袍仙风道骨,因年华拭去而稍显脆弱的脊骨挺立,彰显着丝毫没有被时间腐蚀的傲气。
  风沙扬起,恍惚间眼前的身影突然变得更加壮实,从方校长变成另外一个人,那个身影太过熟悉,熟悉到籽岷自己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会在这时想起他来。
  【“I am a Knight.!”】
  也许,是因为一样的傲气吧……
  “对面,危害大陆和平的,即将与我们决一死战的战营里,有没有你呢,炎黄?”
#
        喧哗。
  令人烦躁的喧哗。
  “方校长他们呢?”
  “谁知道呢?”
  “我们……有危险吗?”
  “……谁知道呢。”
  “肃静!!!”大会堂上,夏猫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你们这样,还像不像是我方块学园的学生?!”
  看着安静下来的人群,夏猫清了清嗓子,“方校长说,我们会有生命危险。”
  “可以理解,谁都怕死,我也不例外。”夏猫稍稍拉高了一点音调,以遮住台下窃窃私语的声音,“校长说,怕死的可以滚——这当然不是原话,原话比这客气一点。但是我把它改的很粗鲁,因为在我眼里不用对这些人客气!”
  “我们在各个国家都设下了传送点,你要是想逃,想走,没人拦你——但是我提醒你,JOKER那群恶徒,他们不会放过大陆的每一个角落!你逃的过一时,逃不过一世!”
  “逃?逃有什么用!难道学园就要教出一群懦夫吗?!难道我们就真的不能拼一拼吗?!难道那群孽障就真的不可战胜吗?!”
  “我听得到你们在议论什么,你们怕死。但是逃走就不会死吗?留下来就一定会死吗?即使你们当中有哪位勇士战死了,他也会用他宝贵的生命告诉你们:被迫走进角斗场进行一次殊死决斗和自己昂首挺胸走进去是完全不一样的!”
  大会堂完全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因为夏猫一番话语点醒开始深刻的思考:
        走,还是留?
  夏猫看着不再言语的同学们,沉闷的道:“这是方校长的原话:‘让他们,让那些有志向的学子,与我冲向前线!倘若必要则义无反顾为大陆和平而献身!’”
  “‘JOKER选择先从我们这里下手,那我就让他看看,我方块学园百年沉淀,可不是什么好啃的骨头!’”他环视一周,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道:“我加入。誓于方块学园——共存亡。”
  平静的话语中间无人能察觉藏在其中的痛苦,挣扎,自豪——那是方块学园学子的一颗跃动的——赤子之心!
  #
  “到齐了?”
  “差一个。”五歌擦了擦手中的弓箭,潇洒的一甩头,“如果等会我看到对面阵营里出现了那家伙的话,我一定要先揍他,揍到他下半辈子不能自理。”
  “咳咳,咳咳咳咳……”粉鱼似乎是被她豪迈的语句给呛了一下,连忙咳嗽几声,“五歌,太狠了吧?”
  “狠什么?我觉得挺对,本来就是那家伙欠咱们的。”橙子的视线从《方块大陆秘史》移到眼前一望无际的夜空,又移回字与行之间。
  大战在即,所有人似乎都沉默了下来,这凝重的气氛简直是在碾磨籽岷最后的底线。心中蓦的生出一种“还不如早点开战”的念头,下了他一跳——早点开战?自己怎么会这么想?为了打消这种念头,籽岷清了清嗓子,没话找话的问道:
  “那位名为‘修拉’的老人家什么来头啊?她的预测……很准吗?”籽岷问道,随即看到其余三个女孩突然抬起头盯着他,眼中带着不可思议,“呃,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居然不知道修拉?!天——”橙子惊恐的道,“她可是接连两次预测到了创世神与毁灭神决斗的,被称为‘天外来音’的历史上最牛的预测师——你居然不知道?!!”
  “我,呃……”籽岷尴尬的挠挠头——他又不是本地人,他怎么会知道呢?更何况他那边本来的世界……还预测师?建国以后不得成精啊!勉强吐槽了一句,他又道,“那为什么古代史和近代史都没有提到她呢?”
  “你不也看到了?修拉是在紫罗兰阵营里的。自从百年前她带领一部分紫罗兰成员独立出去之后,老一辈的就普遍认为她是人类的叛徒——尽管她曾两次预测到双神对决使人类幸免于难。”成长在皇室的粉鱼对于这段历史显然比橙子还要耳熟能详,娓娓道来。
  “原来……”
  “别聊了!有情况!”远处,五歌从瞭望塔上纵身跃下,“远处有个东西……眼睛一红一黄和FLAME一样,但是……”
  “五歌?你别说一半啊!到底是什么?”听到了FLAME的名字,籽岷急忙上前问道,“到底是什么?!!”
  五歌吞了口口水,似乎刚才确实看到了什么她极不愿意看到的东西。在伙伴焦灼的目光下,她终于吞吞吐吐的道:
  “龙……一只……龙……”
  TBC
  

评论 ( 5 )
热度 ( 27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