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Knight songs(骑士挽歌)】

六〖Chapter:Accelerando(渐快的)〗
  ††††††
  他们似乎又要带上那副冷酷的面具。
  雨,还是没停。
  “吃吗?没下毒。”籽岷拿出干粮递给炎黄,为了证明这块食物绝对无辜,他还专门从上面掰下来一块自己吃掉。炎黄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接过干粮。
  “……谢谢。”
  “不用谢,本来就是你救了我。”籽岷摇了摇头,“你们紫罗兰出远门都不带食物的吗?”这一点倒很像那个热血笨蛋,他在心里默念道。
  “我们不需要吃饭。”
  “咳!咳咳咳……”籽岷被手里的食物呛到,手忙脚乱的倒水咳嗽,尴尬的说:“那你还拿我的干粮?!”
  “你先递过来的。”咬了一口干粮,炎黄看了看他,又转过头去,“不管怎样,谢了。”
  沉默,只有雨声和火焰的噼啪声。
  炎黄突然抬头看了看火焰,从角落拿起剑。籽岷看着他的动作警觉的缩了缩,炎黄却没看他,而是把剑悬在火上烧热,卷起裤腿——
  籽岷倒吸了一口气——一道伤疤!而且还很长,上面似乎有些地方已经发炎了,光是看看就让人不寒而栗。炎黄打量着伤口,然后——籽岷几乎看不下去了——然后用剑尖撇去伤口上的灰尘与白脓,撕去披风的一角,包扎住伤口,整个过程干脆利落,似乎他是在给别人而不是给自己包扎一样。
  “你……”
  “习惯了。”
  沉默。
  无法令人平静。
  籽岷其实很想揪住那家伙的衣领破口大骂,他想问炎黄你个混蛋你到底有没有失忆你到底是谁,他想抱住炎黄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你最近怎么样去哪了有没有使徒难为你你想不想我们,但是看着那张漠然的脸他什么也问不出来。
  沉默。
  心烦意乱。
  “你也受伤了。”炎黄突然举起手,指着籽岷的手臂——他这才发现自己受伤了,一道伤口,也是划开的。籽岷看着炎黄突然拿起剑,连忙道:“你不用帮我包扎。”
  “不痛的。”
  “那也不用,”低头,发带与刘海织出一片晦涩不明,遮住他的眼睛,“你已经救了我,我已经……欠你太多了。”
  “不包扎你会死。”
  沉默。
  这家伙怎么这么固执的!难道还要自己欠他更多吗?!
  “无所谓!不用你管!”籽岷愤怒的扬起头,“FLAME你是故意的吧!看清楚,我是方块学园的侦探社社长籽岷!与你势不两立的敌人!我可不想欠你太多到最后还都还不上!”
  一股力量突如其来,把籽岷狠狠按在岩壁上,凹凸不平的岩石撞的他的肋骨剧痛无比,籽岷一咬牙,视线前方却也出现了一双眼眸,那眸离他很近很近,红色与黄色交融,仿佛有火焰在瞳孔之中跃动。
  沉默,暴风雨的沉默。
  “欠我?是啊,你确实欠我很多。”一反刚才的漠然,如同野兽一般在他耳边低声嘶吼,灼热的气浪扑过来,令人不安。
  “我……”
  “刚才的气势呢?嗯?”籽岷能够感受到原本圈住自己的双臂松开,一只手卡住他的喉咙,另一只手沿着伤口,带着几分蛮横意味的与自己十指相扣。“你也知道我是你的敌人,那为什么要给我食物呢?籽岷,这次可是你太过分了。”
  “籽岷,我是炎黄啊,你最最真诚的伙伴啊。”
  ——同之前一模一样的话语。
  “就这样让我堕落下去,真的好吗?”
  低声的质问勾勒出他以前的回忆,上一次他还能撑着面具,斩钉截铁的划清界限,但是这一次,他真的真的受够了。
  ——到底,还要说多少次,你才能死心呢,FLAME?
  “够……了……”籽岷几乎快不能呼吸了,视线也开始因为缺氧而发黑,但他还是坚持着说:“你……不是……炎……黄……你不是……他……”
  ——你不是他。
  “……”
  “晕过去了?”
  松开卡住脖子的手,轻轻搂住他的腰。炎黄看着再次昏迷过去的籽岷,眉目中全然不见刚才的暴怒,只剩下哀伤以及一丝难以察觉挣扎。
  “岷……你到底,还要如何……”炎黄轻声说着,牵起籽岷的手,触碰自己的胸膛,“这里跳跃着的血液,早已为你兵荒马乱了啊……”
  ——那是他不得已而带上的面具,也是他真诚到快要死去的心。
  “自从你向我展开第一个笑容起,我们二人,就都别在妄想与彼此分开。”
  山洞外,长达三天三夜的雨就要停了。
  谁也不知道,这片大陆到底是会被雨水洗涤,还是被其污染,滋生暗处藏匿的猛兽。
  #
  【小附言 † 大家千万不要像炎小黄那样处理伤口啊很痛的!受了伤就要好好抹酒精抹过氧化氢啊呸双氧水,有白脓要拿消毒棉签轻轻撇掉而且不要拿布盖住要保持伤口通风啊( ー̀дー́ )ง 像炎小黄这样处理伤口后果不堪设想请勿模仿啊!(ノ)゚Д゚(ヽ) 】
  #
  “籽岷!太好了,你没事!”
  “五歌?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了?”
  “要不是为了等你连我都不在。”五歌翻了一个白眼,“这三天来大陆形势突变,大家都各自回去稳定局面了。”
  “什么?!”籽岷大吃一惊,连忙拽住五歌的衣袖,“五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看到籽岷的神色,五歌也严肃起来,一双猫耳警觉的立起,“人鱼国国王驾崩了,粉鱼不得不赶回去,她要稳定局面,马上登基。高山国国王被查出中了FOOL的招,被关起来了,科曼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代理国王。方块学园好像也出了什么岔子,具体我不清楚,校长,橙子还有大懒货,全都赶回去了。飞猫在中心城压制喵人族暴动。”
  “怎么会这样!”籽岷紧紧皱起眉头,只不过短短三天,大陆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万万不可坐以待毙!判案多年的直觉告诉他:紫罗兰,怕是要开始搞事情了……
  “五歌,立即跟上大部队!”籽岷道,“现在大部队在哪?”
  “了解。”狂风卷起遮住了五歌的身影,待到散去时,隐匿于其中的少女已经变了个形态——眼瞳更加狭长,眼角上挑,微微勾勒出三分妩媚七分孤高。平日里藏匿在头发里的猫耳翘起,一头紫色长发无风自动,就连她的皮肤上都带上了花纹,似乎是被赋予了更多猫的形态。
  “五歌,你这是……唔啊啊啊啊!”
  “社长,坐稳喽!”五歌拍了拍手,一团风把籽岷突然卷起,让籽岷措手不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她便向后一瞪,连带着卷着籽岷的疾风飞速向前冲去。
  “要追上大部队可嘚快一点喽!”
  【五歌,籽岷——归队。】
  #
  粉鱼放下皇冠。
  “等等我,父王。”她轻声道,“等等我,我去趟方块学园。”
  “如果我能回来,定要负起属于我的责任!”
  天蓝色的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等我手刃了紫罗兰那帮混蛋,为你和特蕾莎老师,血祭!”
  【粉鱼——归队】
  #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百名大臣闻言,皆是跪倒在地——却无一人言语。
  “你们都哑了吗?给我说话!”那男子身着简制龙袍,头带皇冕。虽然那龙纹太过简单,但是那男子穿在身上却是硬生生撑出几分霸气。阳光从他的背后打过来,给他的身影打上一层光圈,给他增添了几分威严。银色的发丝被阳光勾勒出无比绚烂得光彩,一双血红的双眸更是压迫性极强。
  “科,科曼大人,关于您的位置毋庸置疑,这是老国王指定的。”宰相打着哆嗦,硬着头皮走上前来。
  “好,如果你们认我为王,那这又是什么?!”一捧文书气急败坏扔在脚边,“你们这些大臣,趁着高山国大乱,居然还在这里给我挖墙脚?!”
  “你们既然感这样对我,那我又何苦要留在这里!”
  “大人!科曼大人!!”
  科曼没有理他,三下五除二去了龙袍,露出早就穿在里面的黑色轻铠,背起一把古朴的剑,大大方方穿过众臣,又似乎是想到了写什么,转过身,拿起头上的皇冕狠狠惯在地上。
  “我科曼原来可是个游侠,吊儿郎当这么久了没想着要独霸什么东西,但是老子的自由你们谁也别想碰!”
  自由——
  科曼走了,他的脚步沉稳而坚定,在对于自由的信仰上他固执无比,甚至有绝对不输于炎黄的信心。
  “华夏,我们走!”
  “目标,方块学园!”
  【科曼,华夏——归队】
  #
  ——回来吧。
  ——回来吧。
  期期艾艾哽哽咽咽……
  ——在末日的幻影里,我们理应当团结!
  连同他的份!
  #
  “尊贵的毁灭神使者啊,请大发慈悲,让毁灭降临大陆吧!”
  黑暗的远处,突然传来山崩地裂般的响动,先前那个被刺入匕首的水晶蓦的散发出于天争辉的红光,无法直视。过了一会,那红光居然慢慢升空,在空中不断的扩大再过大,直到一定程度,它的外形也在慢慢改变——细长的脖子,双翼,四肢,他的形体越来越清楚——那是龙!不过和末影龙还是有区别,它的周围没有紫色的粒子,眼睛也不是紫色,而是……
  一红,一黄。
  就像FLAME那样。
  “毁灭吧,世界!”JOKER与TALKER一同扬起手,带着无尽的疯狂。
  犹如孤注一掷的赌徒。
  TBC
  【好像……快完结了∑ (´△`)?(悄咪咪瞟一眼大纲)】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