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第一次见到那人是因为那人在念诗,循着声音,他找到了他。
  当时他正坐在他院里的一棵宏伟的桃树上,树非他植,不过是一棵不知从何时起扎根的百年桃木。那时正值阳春三月,翠寒的细叶和半绽半笼的花苞开了一树,在这桃春之中,那人的黄色发带极为显眼。
  “汝为何若人,竟敢擅闯旁人庭院?!”
  “桃者,妖也。”在层层叠叠的桃瓣之中他看不清,只有先前那个念着诗词的少年音从纷纷扬扬的八重桃中传来:“之于此地,孤早在三百多年前就将此化为孤的领地,那是哪还有你这个毛头小子?”
  他本名炎黄,曾是一名北抗匈奴,南抵倭寇的将军,无数次的胜利堆砌起他的荣耀,后来皇帝都封他为武诚王,在告退请辞于朝廷之前,他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何时被人——尤其是被“妖”——唤作“毛头小子”?
  从那时起,那只未曾谋面的桃妖就变成了他的心头挂念。
  第二次见面是在一个晨间,他在庭院之中舞剑,忽的听见背后远处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汝可是告退的炎黄将军?”
  他转过头去——以往总是藏于树间的他此刻站在桃树下。身着一袭素色的丹青长袍,用一根黄色布带简单的捆住头发,明眸皓齿,映入天涯,让他看愣了眼。
  “先前有所不知,多有得罪,没想到汝竟是辞于朝廷的武城王,抗击外敌的灼炎将军——”他一笑,水袖灵活的一挽,用着戏腔道:“小的这厢有礼啦——”
  “噗,汝这柳梦梅唱得不错啊。”炎黄被他和先前不同的俏皮逗乐了,“这出《牡丹亭》可难唱啊,竟是用着柳梦梅的出场开玩笑,定是有一定基础的戏人,殊不知桃妖可否会唱杜丽娘?”
  “刚见面便要求亮嗓子,恐怕汝也不是一般人。”他眉间一垂,“不过,倒也是老朋友了。倒是唱一唱也罢。还有,孤的姓为籽,名一个单字岷,可别再叫孤为桃妖了。”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隔壁院子却是打断了这婉转的唱腔:“大清早吊嗓子是招人嫌啊!短寿的!”
  看了看地上的落花又看了看尴尬的籽岷,炎黄终归是绷不住先前的儒雅与大气,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从此以后,籽岷就正式的闯入了他炎黄的生活。
  自从他请辞后,一个诗一个曲便是成了他的心头大爱。无奈身处乱世,书籍又如此金贵,每每遇到好词也只能不得已的放弃。但如今,籽岷的出现却是缓解了这份资材的尴尬。
  一瓣桃就是一首诗,一片叶就是一律曲,活了三百年的桃妖什么都见过,更何况籽岷本身就爱这些,诗词琴律自是不在话下。
  “一场愁梦酒醒时,斜阳却照深深院。”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若他抚琴低吟,他便执剑起舞。若他急旋慢转,他便以琴瑟相奏。
  你知道什么是相配吗?
  所谓相配,就是当你遇见命中注定的那个人的时候,就恨不得拿红线把你们捆到一起。把他勒入骨髓,锁在心里,然后哪怕浪迹天涯也无所畏惧。
  无所畏惧。
  “……怕吗?”
  “不,汝还在。”
  饥荒,寒冬,当这一切都一并发生的时候,那个桃瓣炫目的阳春三月仿佛是一场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幻境。
  籽岷勉强点起了温暖的火。家具,烧。书本,烧。烧到最后空无一物时,他甚至开始燃烧他自己。
  炎黄眼睁睁的看着一片片象征着籽岷百年来修为的花瓣纷纷扬扬落入火中。一首又一首诗词,一曲又一曲旋律,过去的一个个三月,一个个梦境……皆是投入火中,化为乌有。
  最后,只留下一片尚存红润的桃瓣。
  “……这篇,代表的是哪首诗词?”
  “不……《诗经》当中的一句短词罢了。”说是那么说,籽岷却在那花瓣上爱玲的一吻,“来年春天,便可以把它晒干了赠予汝。”
  “来年春天……”炎黄笑了笑,把籽岷虚搂入怀中,“岷,来年春天去踏青好了,汝想去哪,吾带汝去。”
  “江南。”籽岷顺从的倒入炎黄的怀抱,闭上眼低声喃喃道:“孤想去看看诗词‘杏花春雨江南’当中的南国美景……”
  “好。”
  “到时候孤可以和汝一起,去找船家凭一条舟,然后去乘船,在湖面上诵诗。嗯……虚是要找一个春光正好的日子……”
  “好。”
  “那时候饥荒应该过去了,孤要买炸圆子,汝要吃桃花酥……”
  “好,依汝。”籽岷感觉到怀抱住自己的那双手紧了紧,“汝不要走。”
  “孤为妖身,没有那么轻易就会死。”似乎是安慰似的,他一下又一下拍着炎黄的手背,“炎黄,汝听好——”
  他挣脱了炎黄的怀抱,转了个身趴在炎黄身上,细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人的眉眼。
  “孤生前其实为人,死后才转为妖身,因此对于故乡甚是想念。”
  “孤的墓,就在江南,因此——”
  从袖间掏出先前的花瓣,又解下绑住头发的布带,籽岷将花瓣仔细的裹好,郑重的放进炎黄的掌心。
  “炎黄,带孤回江南。”
  带着他们初见之时,嘴角带着的不悲不喜的笑。
  #
  别开玩笑了,他可是一只树妖。
  浴火成灰,这是定理,但是为了他——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投入火中时,只有那惊鸿一瞥和几句残存的唱词。
  【“吾以桃花夭夭,证你衣衫春韶。”】
  #
  第二天清晨,籽岷不见了。
  空留一地残花与满室芬芳。
  #
  那场饥荒死了很多人,顺带着也扼杀了很多人的心。
  但炎黄的心尚还存活。
  来年开春,他动身去了江南,他的心里还有江南。
  还有籽岷想去的江南。
  #
  那是一片桃树林。
  到达时正值阳春三月,翠寒的细叶和半绽半笼的花苞开了一树——但是隐匿在其中的发带却是再也不见了。
  “……籽岷。”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方墓碑,墓碑小小的,小小的,埋没在荒草之中,不知是为了纪念还是为了遗忘。
  他颤抖着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包裹,解开外面的老旧的布条,小心翼翼的取出包在其中的一片干瘪的桃花花瓣。那花瓣上似乎写着一行小字,仔细看便是能看出……
  不属于这个时空的声音从遥远的过去之中传来——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至此,他阔别了多年的泪水,终于划过脸庞。

评论
热度 ( 22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