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Knight songs(骑士挽歌)】

  今天完结,开不开心?
       终章〖Chapter Final : Cado(尾声)〗
  †
  七年之后。
  “之后呢?大战爆发之后呢?”
  捧着茶的女人深吸了口气,仿佛刚刚从回忆的淤泥之中抽身而出。她转头,歉意的笑笑,“啊,走了下神。刚刚说到哪了?”
  “大战,还有龙……啊啊好复杂啊,完全没懂……你再说一遍吧。”
  女人眼角一弯,勾勒出无奈的笑容。
  “好吧,最后一次。”
  #
  “起初,紫罗兰的叛军唤出远古的恶龙,那龙身形巨大,左瞳蕴含炽热的烈焰,右瞳则金目灼灼,它的口中常年含着地狱的火焰,锋芒毕露,誓必要将大陆归于囊中之物。”
  “恶龙的来源,时隔七年,早已不可考。我们唯一能确认的一点,就是——他无比的强大。有人曾就第一次双神之战与第二次灼炎之战中的异型怪物做过力量的数据分析。将阶层分为1到10层,凋零风暴的武力值在6,7之间波动,巫妖,娜迦,冰雪女王等暮色生物的武力值基本停留在4,而恶龙的武力值,则是远超于它们,无限接近于10——轻易毁灭天地的力量。”
  少女深吸一口气,女人轻笑着摇摇头。
  “听上去人类毫无胜算,对吧?但在这时,战况出现了转机。 ”
  “转机?”少女眨了眨眼。
  “是的,在这时,出现了五个背负着奇迹的少年。”似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般,女人用着略微夸张的戏谑语调道,“他们没有留下名违,只能人们从他们留下的身影之中抓住只言片语,为他们付以荣耀的称号。”
  女人覆手,青葱般的手指沾了沾她杯中的茶水,向空中掸去。霎时,一片草木葳蕤在烛光投射下疯狂伸展,流光掠影,远古的术符在空中拼凑出一副古老而写意的虚拟画卷。她指着卷轴上的人影,再次开口。
  “五人之首的少年站在后方,纵观全局。他手持神盾,以其理性克制和无与伦比的谋略,将全盘战局牢牢掌控。相传他是从异空间来的神迹,智多近妖,封号‘彼岸’。”
  “五人之法师,当今人鱼国女皇,双手持杖,冰系和木系的双重法术切换的行云流水,手中更是拥有着上古秘宝之一‘木灵使者’,她勇敢的给了恶龙第一次重击,封号‘塞壬’。”
  “五人之刺客,动作敏捷行举果敢,她是喵人族的后裔,喵人族善弓善剑,近可格斗远可投射,她生生挽出了龙的右眼,封号‘南疆’。”
  “五人之术士,如今……在母校任教。她是女神血脉的现世传承,因而看得懂远古书籍,掌握数种远古魔法,封号‘神使’
         “最后一击——”
  卷轴末端,没有先前浓墨重彩的团队作战画面,只是用寥寥几笔勾勒出一个身影。那似乎是一名男性,身着战甲,一袭玄色披风霸气展开,立足于冲天的火焰之中。
  背影正对着恶龙。
  他独自面对着恶龙,是孤胆英雄,更是末路王者。
  “五人之战士,传闻他和塞壬一样,拥有一件女神秘宝。他是岩石城骑士团前任团长,高山国第一战士,当之无愧的‘剑帝’,战无不胜,封号——”女人抬手,在空气之中划出翠绿的痕迹,显示出两个字。
  “战神”。
  “其实,说是伟大,平日里也不过是普通学生罢了。种种机缘巧合……”
  在那种乱世,我们——
  身不由己。
  “姐?橙子姐?”
  “唔,抱歉小沐,我走神了。”女人——不,已经长大了长开了的橙子,微笑,“其实那些人做了件错事。他们急功近利,借用了别人的灵魂来强行唤醒恶龙,殊不知那灵魂碎片正是属于战神的。灵魂的牵制让战神成为了龙唯一的弱点。”
  “后来呢?”
  “后来?”橙子双手一摊,“龙死了啊,不然你可能悠闲的坐在这吗?”
  “我是说那五个勇者啦!”
  “啊,他们吗……被历史的洪流淹没了呗。连名违都没有留下,你指望那些虚假又中二的封号能流传多久?”
  “你不是说塞壬是人鱼国的女王吗?!这不就是留下名违了吗?!只要见她一面——”
  “女王不是你想见,想见就能见!”
  一阵鸡飞狗跳。
  恰到好处的驱散了眼角冒出,因为浅尝往事而变得苦涩的——
  #
  “橙子姐,五个勇者之中最厉害的是谁呢?”
  〖“哇咔咔当然是本橙皇啦!”〗
  “咳咳,你觉得是谁呢?”
  “灼炎战神!战斗力又高,剑法又厉害,真的是无敌的!超厉害!”
  “……”
  “诶?不对吗?”
  “嗯,平心而论,籽……彼岸,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
  “彼岸?为什么?”
        〖“啊啊,因为……”〗
  记忆翻飞,溯洄到那个毁灭了一切清洗了一切浇灭了一切的雨夜,骄傲的战神死死搂住爱人残缺的躯体,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贯彻火焰组成的天地,看上去宛如独孤一掷的修罗。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这样多好。
  将誓言一刀一刀刻在盈满爱恋的心上,尔后浪迹天涯,待到千年风沙万年尘埃把心脏磨去一层,就会看到爱情的誓言赢在胸口,闪着金光。
  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至死——
  橙子叹了口气,闭上眼。
  “彼岸之所以强大,是因为他让一个只会流血的战士,为他流了泪。”
  #
  不要说“价值连城”。
  在战神的眼泪前,城本身都显得一文不值。
  #
  但是,橙子没有告诉小沐,在那场战役中,有一名可敬的骑士被历史抛弃遗忘。
  〖“一直一直,被你们以‘FLAME’,‘灼炎剑帝’等别称相待,害的我都快忘了,我的本身并不是一把剑,而是一颗跳跃的心。”〗
  〖“救一个人对于我来说,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而这个人又是女神所选之人,那就更加义不容辞——我没有退让的资格。”〗
  〖“女神麾下的人不怕死,只要是女神所愿,撞到南墙也绝不回头。”〗
  记忆中永远狂妄霸气的身影转过头。
  带着支离破碎的笑容。
  纵身投入天空的身影是无法消散的红,如同一块炙热的烙铁,硬生生扎入众人冰冷的记忆回路,落下百年千年也难以磨灭的痕迹。
  〖“尚还需要些时日,耐心等待。”〗
  〖“失而复得之物要多加爱惜,莫要辜负了我的一番心意。”〗
  坠落的身影如同一颗跃动的通红的强大的心脏。
  心脏终究是心脏,无论有多么强大,终究也只是为别人而跃动。
  〖“为了神。”〗
        当天空中的金钟回荡起最后一首悠扬,FLAME——不,女神的秘宝,“灼炎之心”举起剑,为自己奏响决绝的挽歌。
  〖I pray God that he give me the courage.〗
  〖To act this way so these wars may cease.〗
  〖And erase from memory the storms of past.〗
  〖As we all resume our lives in poase.〗
  这是挽歌,FLAME的挽歌。
  唱给尔等以传扬,唱给吾辈以祭奠。
  #
  〖我,甘愿赴死。〗
  〖炎黄,便是让我见识一下,所谓的强大的爱吧。〗
  #
  木屋。
  躺在床上的男子精致的像个娃娃,棕发,墨瞳,淡樱唇,他紧闭双眼,胸口微微的一起一伏。另一面目锋锐的男子坐在他旁边,轻轻握着他的右手,眼中眸光深邃,但那份沉淀的爱恋确实如此明显,再怎么深邃的瞳孔也藏不住。
  一阵红光闪过,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眉眼之间分明与那锋锐男子有些相似。
  “来了?”锋锐男子对身影的出现并不意外。
  “是啊,我来了,赴七年之约。”身影点了点头,“七年,这就是你们人类的爱吗?”
  “如果可以,我想守候他七百年,七千年,七万年。”锋锐男子伸出左手,轻轻磨挲着睡着那人的脸庞,“在他身边,本就是一种奖励。”
  “奖励?”
  “女神的奖励。”
  “……不腻吗?”
  “怎么会。”
  二人扭头,看向着世间唯二被自己认同的剑士。
  从来不需要婆婆妈妈的告别,他们留给彼此的,只有背影。
  “呼,随你。反正我是看不懂你们人类复杂的感情。”
  “冷血。”锋锐男子撇了他一眼,“我累了,你走吧。”
  “OK,那,拜拜。”
        轻松,甚至是愉悦的声音。
  哪怕这是最后的永别。
  话音刚落,残影就在空中飘散而去,似乎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天空没有他的痕迹,历史上也不见他的踪影。
  “啧,走的真快。”
  男子深吸一口气,紧了紧右手中温热的热度。
  七年前,他为自己奏响挽歌,从那以后,旧的“炎黄”便死去了,他从躯壳中新生。
  七年后,他变了。更加强大,更加果敢,更加沉稳。
  因此,他能够鼓起足够的勇气——
  利用剩下的岁月,在失而复得的珍宝耳边,把年少时无法说出的,不曾说出的四个字——不,三个字,大声的说出来。
  我喜欢你,我爱你。
  “喜欢”到“爱”的距离比光年还要长,既然他们已经互相扶持着走完了这一段路,以后也且行且珍惜。
  他要用今生今世最最温柔的语调重复一遍又一遍——
  直到,天荒地老。
  
   Da capo al fine
   END

评论 ( 7 )
热度 ( 63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