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初雪

〈b〉非常抱歉<(_ _)>,之前那个飞船设定可能要拖稿了嘤嘤嘤〈/b〉
〈b〉但是生日还是要庆祝的!〈/b〉
〈b〉所以呢——炎小黄,生日快乐!!!〈/b〉
〈b〉最近发挥的不是特别好,希望你们喜欢www〈/b〉

  降温了。
  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也格外的突然,阳光灿烂的秋似乎是昨日,冰冷的狂风让人开始无比怀念起不久前的秋日暖阳。
  籽岷围着厚厚的围巾,半张脸埋在围巾里。一只手握着小卖部刚出的热饮热可可,另一只手很随意的插在衣兜里。
  冷。
  冷死了。
  作为一个极其怕冷又没有看天气预报习惯的人,籽岷被这突如其来的冷空气打了个措手不及。冬季校服洗了没干,被子没晒,帽子和围巾耶是完全没有准备……他现在的这一身是从内而外,完完全全的……
  炎小黄出品。
  没办法,只能怪他这个坏毛病,每次洗衣服总是先洗炎黄的衣服再洗自己的,以至于每次炎黄的衣服都干的比他快,这次也不例外。
  这个习惯知道他离开了也没改过来。
  籽岷把头再往下埋了埋。
  刚洗过的衣服味道刚刚好,干净,清爽,还有一股淡淡的茜草花的清香。更重要的是,刚洗过的衣服没有那种足矣让他发疯的,醇厚的……
  阳光的味道。
  炎黄的味道。
  籽岷的步伐不紧不慢,他的目标有点远,以至于他可以在中途赚到足够的回头率——因为围巾,这条该死的围巾。
  围巾很长,暗色勾线在火红色的底线上勾勒出火焰图案的暗纹。去年冬天,炎黄因为损坏竞技场设施而在全校师生面前念检讨书时,穿戴的就是这条围巾。
  “大家好,我是三年B班的籽岷……”没错,检讨稿还是他写的,写的时候随手写了上去,炎黄居然也就那么随口念了出来。
  “……检讨人,炎黄。”偏偏那混小子还跟没事人似的念完了稿子,念完还冲自己暗搓搓发了个wink。
  还挺帅的。
  围巾有些下滑,籽岷随便扯了扯,再次迈开大步。
  侦探社,侦探社。
  时间和世界拖着他的脚步拼命往前冲,二他的肩上还承担着侦探社,承担着方块学园,甚至是承担着整片大陆,担子很重,而在FLAME出现后……亦或是说炎黄离开后,这个担子变得更加的令他难以忍受……籽岷沉思着,抿了口热可可,过于甜腻的味道让他眉头一皱,口袋里的红石手机响了起来,第二十三声后自动挂断。
  他知道橙子她们很担心,但他现在想静静,而今天这一天……他想一个人度过。
  推开宿舍的门,轻松的呼出一口白气。
  “生日快乐,炎黄。”
  #
  关上门的那一刻他觉得阳台上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也许是野猫吧,籽岷想了想,下了很大的决心,拉开阳台门放下热可可,又飞速拉上门。
  太!冷!了!
  他有些丧气的蹲了下来。
  没人给我暖手吗!!!炎黄炎黄炎黄!!!
  幻象之中似乎隐隐约约出现了阳光的温度,似乎正有一个少年也蹲了下来,看着他的眼睛微微挑起,似笑非笑。
  再一看,却已经没了人影。
  是幻觉啊。
  #
  一双战靴伴随着火焰自半空中浮现,鞋尖轻轻点在光洁的瓷砖上没有半点声响。
  【“下不为例。”】
  “知道了,啰啰嗦嗦的,都说好了今天一天的归属权都属于我。”
  【“别做多余的事。”】
  苍白而修长的手轻轻拿起已经冷掉的可可,把杯子转了个圈,苍白无色的嘴唇颤抖着,印在残留的唇印上。
  如此悲哀。
  如此深情。
  #
  冷死了。
  大写加粗的冷,这个字已经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一天了。
  籽岷默默的看着桌上,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奶油蛋糕,上面点了一根蜡烛,蜡烛静静的燃烧,火焰映照着籽岷无悲无喜的眼眸。
  火焰燃烧着。
  火焰。
  火焰。
  FLAME。
  骄傲,夺目到令人无法直视,却能在遇见他时化作空有亮丽的篝火,只为他一个人喧嚣。
  炎黄生日快乐。
  但是,没有寿星的生日,难免有些空荡。
  未免太空。
  籽岷慢慢缩了起来,然后倒在炎黄的床铺上。
  思念在他离开的背影后如潮水一般袭来,哪怕他穿着曾属于炎黄的衣服,围着他的围巾,甚至一头闷在他的被子里,内心的煎熬也一刻都没有舒展。
  因为这都不是炎黄。
  这都替代不了炎黄。
  籽岷深呼吸一口气,又扎进炎黄的被窝里。温暖如潮水般袭来,让人有一种没来由的笃定——他在这里,他就在这里。
  阳台门响了。
  籽岷闭上眼睛。
  阳台门响了。
  籽岷昏昏欲睡。
  阳台门响了。
  他觉得有什么东西进来了,一只冰冷的手颤抖着,轻轻抚上他的脸颊,又很快很快的弹开。
  然后,一个吻。
  很轻很轻的吻。
  窗外的冰冷在鼻尖温柔化开,附上来的嘴唇有着一股熟悉的气息,混杂着令人窒息的,可可的味道……
  他猛地睁开眼睛!
  那气息落荒而逃,只能看到一晃而过的红黄异眸。
  籽岷跌跌撞撞的跑到床边,不顾寒冷的推开窗户——
  下雪了。
  白雪的远处有一个人影。
  今年的初雪,人生的初恋。
  眼眸中映出的是一场无人陪他观赏的初雪,洁白的雪花仿佛是他们的青春年少。
  那时他们从未经历过任何生离死别,撕心裂肺, 天真的如同眼前洁白的初雪。
  “炎黄——!!!!!”

评论 ( 2 )
热度 ( 42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