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Merry Christmas☆【炎岷2017圣诞贺文】

 【圣诞节快乐✧٩(ˊωˋ*)و✧。】
  【炎岷炎岷炎岷!一块短小的小甜饼,原著设定。】
  【与三次无关。】
  【小学生文笔预警。】
  
  
  “圣诞快乐!!!”
  “快乐!!!”
  “话说圣诞节是啥啊?”
  “诶——”
  
  #
  
  早晨,这间有些大的房间依旧是昏昏暗暗。巨大的落地窗被窗帘遮起,只拉开一条缝。阳光从这条缝里争先恐后的蜂拥进去,在干净的木制地板上形成一片不大不小的光。
  一个少年盘腿坐在那片光里,他那头栗子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着光泽,一条发带覆过额头。皮肤苍白,眼瞳却很黑,他看着放在膝上的电脑,神情专注,皱着眉,时不时敲几下键盘。少年的身后有一张相对于一个人来说太大了的床,床上有一个形如团子的被窝,小半个人头从“团子”里探出来,悠哉悠哉的看着少年的背影。
  “呼,真悠闲啊。”
  “那你可珍惜着吧。”籽岷剪掉一个片段,看着尚且杂乱无章的视频从眼前流过,接话道:“你闲还不是因为你不勤快?且等着吧,等侦探社的筹划过来了有你忙的。”
  “是是,我不像某主播,素质十连。”炎黄百无聊赖的看着籽岷的背影,嘴角似扬未扬,挂着一丝促狭的笑意。他打了个哈欠,“话说你最近也没有更新吧?”
  “都跟你说了,新番外的通告。”籽岷无奈的转过身,让炎黄看清电脑上的字幕,“诺。”
  屏幕上是一张简洁大方的海报,“方块侦探社”五个大字占在最中间,再往下是五个剪影,依稀可以辨认出那是三个少女和两个少年。海报的最下方是一行黑色字幕——“十二月二十九号,冒险继续”。
   “呦,小亦真勤快啊。”
   “是你太懒啦,预告片都做出来两轮了。”籽岷瞟了一眼依旧赖在被窝里的炎黄,又飞快的转过身去,“赶紧起床啦,你还要在我的被窝里赖多久啊笨蛋。”
  炎黄就当作没听见,在被窝里翻了个身——被子染上了点气息,淡淡的酒香萦绕在鼻尖,也能闻道一股清爽却带着点苦涩的草本气味——味道属于籽岷,想到这点,炎黄就更加不舍得挪窝了。
  太阳穴突突的痛——宿醉的后遗症,炎黄皱着眉揉了揉,这一个小动作却被籽岷的余光捕捉到了,“活该, 谁让你昨天喝那么多。”
  “聚餐嘛。”炎黄倒是不甚在意,他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手表,然后......
  整个人都炸了出来。
  “怎么都这个点了啊啊啊啊啊啊QAQQQQQQ!!!!!!——————”
  晨间的阳光透窗而过,一丝丝的落在少年惊慌中露出被窝的肌肤上。炎黄有一个好身材,虽然没有很夸张的八块腹肌或者肱二头肌,但他的每一寸肌肉皮肤都紧绷着,看上去充满了可怕的爆发力。籽岷又悄悄的回过头撇了眼,转过身时耳垂却是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你昨天的衣服我已经洗完干烘了,你快点准备一下,再不去剧组就迟到了。”
  “啊啊啊好!”炎黄这次倒是不用催,干脆利落的爬出来冲卫生间狂奔过去。
  籽岷看着他的背影,许久之后才起身,微微踉跄着走到衣柜边,慢吞吞的取出风衣和长裤,随手甩在床上,然后整个人扑了上去。
  ——凭炎黄的性格......大概会飞快的冲一个战斗澡,在身子还没干的时候就套上衬衫和牛仔裤,然后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和半干不干的衬衫在客厅里像忠犬一样等着他......这样想着,他慢慢换上衣服,打开房门。
  “你好啦!我打了车,赶紧走吧!”
  籽岷看着凑上来的炎黄,看了看他半干不干的头发和衬衫,忍不住笑了。
  看看我有多了解你呀。
  
  一年之前他们在一起了。
  暗恋,痛苦,隐忍,爆发,表白......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用橙子的话来说,他们从暗恋的那一刻起就算是开始谈恋爱了,有这种老夫老妻的感觉还不错。
  说是水到渠成却也没那么简单,回想起来,籽岷只记得内心的煎熬——爱而求之不得,每天因为照在那家伙脸上的阳光而痛苦,许多次辗转反侧,关上窗户与世隔绝。
  然后还是炎黄打开了这扇窗。
  锁上家门后他们下楼,炎黄自然的把五指扣进他的指缝,“快走啦。”
  “不知道之前是谁在赖床......”籽岷无奈的看着身边这个大型犬,稍稍捋了捋发带才起步下楼,“你看台词了吗?”
  “看了看了。”炎黄笑着说,“不就是圣诞节的侦探社特辑嘛......对了籽岷,今天圣诞节,我们去约会吧!”
  “净想着玩......”籽岷白净的脸蒙上一层薄红,十指相扣的手微微用力,直到炎黄露出吃痛的表情才罢休——尽管相爱一年,他有些时候还是承受不住恋人直白又浓烈的爱意,“哪有像你这样直接把约会说出来的?而且到处都是人,能去哪里?”
  炎黄还是笑,籽岷也只当他是在开玩笑了。小心翼翼的用围巾遮住脸,二人牵着手从楼道里出来,又飞快的往温暖的车厢里蹿。
  十二月的校园,很美,也很冷。
  出租车按照既定的路线行紧着,炎黄拿出手机,哆哆嗦嗦的调出东西,塞到籽岷怀里:“你看!”
  籽岷瞪大了眼睛——这是两张电子门票。
  “摩,摩天轮?你从哪搞来的门票?”
  “当然是去买的啊!”炎黄舔了舔嘴角,凑上去解说,“你看,我定的是今天八点的票,刚好可以赶上游乐场的烟花......”他说着,突然在籽岷的脸颊上亲了亲,“这样的安排满意吗?”
  “满意满意......”籽岷看着他笑得像个偷吃到糖的孩子,无奈。
  一年前也是这样,这家伙突然的拿出两张摩天轮门票,突然的邀请自己去看烟花,然后在包厢升到摩天轮最高处的时候用着一句简简单单却极为炽热的“我爱你”成功把他俘虏。
  “说起来......”炎黄的视线在他身上打了个转,“圣诞节到底是什么节日呢?”
  “啊......不是,你不知道?”
  “我记得你去年说过......”他挠了挠头,笑,“不过我忘了。”
  “哈?不知道圣诞节你干嘛要过啊。”
  “噗。”炎黄偷笑,他拂着籽岷头顶的杂毛。
  “只不过是一个借口,所有节日都只是一个让我宠你的借口。”
  “炎黄。”籽岷低声说了一句——他看见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们一眼,但炎黄却要固执的说下去,“谁让我这么喜欢你呢。”
  好了,彻底完了——籽岷眼睁睁的看着后视镜里的大叔皱了下眉头,立刻转过视线。
  天空飘下细小的雪花,本该冰冷,他却感受到身边有一个巨大的热源往一边挪,挪......然后,遮住了他看向后视镜的视线。
  “不要看他,看我。”
  籽岷依言抬头。
  那双眼睛是深棕色的璀璨,不同于某些时刻他所展示的霸气的一红一黄,但却也不逊于此。深邃的眼眸一圈又一圈,把他团团圈住,永生永世不能动弹。籽岷只有瞪大眼睛,看着那双眼睛里自己吃惊的倒影。
  眼睛的主人一笑,带着温度的手轻轻捧起他的脸颊。
  “圣诞节啦,祝我们相爱一周年快乐。”
  
  END♡【圣诞节晚修要考数学嘤嘤嘤】
  
  
  
  
  
  【其实我觉得方形的摩天轮是个BUG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2 )
热度 ( 60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