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炎岷三十题。

好啦,小学生文笔预警。

  一、 “发带
岷,为什么你总是把头绑起来呢?”
“把头绑——喂喂,哪有你这么说的。”籽岷哭笑不得的解开绑的有些歪了的发带,重新系好,“这个叫发带,作用嘛……大致,类似于吸汗之类的吧。”
“可是你冬天也带着啊!”
“习惯了嘛,而且……”
而且,解下发带的样子,我希望只有你一个人看到啊。

二、眼镜
“炎黄,你近视到底多少度啊?”
“额……这个嘛,”炎黄有些尴尬的摘下眼镜,“这是普通的平光镜,没有度数的。”
“那你每天带它干嘛啊?”
“咳咳,没啥,你就别问了。”
——一切都要怪他这张有些幼气的脸好吧,如果籽岷看着比他还成熟,那他攻的脸面何在阿喂!!!

三、领带
“给,我,好,好,系,领,带!!!”
“噫!”炎黄看着有些炸毛的籽岷给他打好的结,苦笑着向下拉了拉,“籽岷,你就饶了我吧,这个勒得慌。”
籽岷严肃的看着炎黄,就在炎黄咽了口口水打算打退堂鼓的时候,他突然凑上去,拉开领结——
“诶——诶!!籽岷你怎么咬人的!疼!!!”
“哼!知道疼,下次亲我就注意点。”籽岷起身,满意的看着炎黄锁骨上方若有若无的小小吻痕,“还不把领结系上?你…..诶!炎黄你干嘛!!”
“怎么?”炎黄坏笑,把领结在往下扯了扯。
“你,你……你要不要脸啊!”
“我不要脸啊,”炎黄看着籽岷露出的那一节小小的红红的耳尖,笑了笑,“我要你。”
  四、公主装(?)
【“下面请欣赏三年E班侦探社带来的音乐剧《达拉崩吧》。”】
“.……”
【“我是护妻狂魔世界最帅社会你炎黄。”】
【“再来一次护妻狂魔世界最帅社会你炎黄。”】
【“是不是护妻狂魔世界最帅社会你炎黄?”】
【“对对护妻狂魔世界最帅社会你炎黄~”】
“咳咳,侦探社这个节目还真是……咳,真是稀奇啊。”
“校长,那个公主,有点眼熟啊。”
“呵?呵呵呵呵呵?(咦?似乎是籽岷?)”
“噗哈哈哈哈真是籽岷啊哈哈哈哈女装还挺合适他的嘛哈哈哈哈!!!!”

公主籽岷:【脸上笑嘻嘻内心MMP】
【借鉴了B站方块学园的达拉崩吧手书,要找的小伙伴请去看岷叔B站账号上唯一一个投了硬币的视频XDDDDD(炎岷向哦)】

五、假瞳
“炎黄,我回来了……炎黄?”
屋内并没有以往那个胡乱翻书,喊着“你回来啦”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名男子。男子一头如火红发,红金异眸咄咄逼人,带着张扬的颜色,内里却沉淀着死一般的寂静。他身着极简洁的墨色轻铠,上面有几许火红色线条勾勒出的痕迹。男子站在原处,听见他的呼声,便淡淡一眼撇去——只一眼,籽岷便呼吸一停,那一眼犹如当胸而来的巨石,避无可避。
“F,FLAME……”
他怎么会在这里?
炎黄呢?
之间他走近,紧紧地盯着籽岷,双唇微启……
“籽岷你回来啦XD。”
……?
“FLAME”轻轻揉了揉眼皮,掉下两片亮片,双眼也是恢复了以往正常的浅棕。
“橙子对上次音乐剧有些不满啦,于是就把我们和紫罗兰之间的小矛盾改了改,打算下次校祭演,这次我倒变成反派了……诶?!籽岷你哭什么?谁欺负你了?!!喂喂喂别哭了我心疼!籽岷?好了不哭了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我跪键盘鼠标榴莲电路板好不好我错了你别哭了!!!!!!!!!”
……
“橙子,你还真是……”
“助攻助到底,僚机送到西嘛。”
所谓“助攻”,撮合攻和受,深藏功与名【摊手】
  
  六、外套
方块学园的校服可以说是全大陆最最良心的校服了,不仅量身剪裁,布料也是特别精致,而且他们还会直接把你的名字缝在校徽处以避免混乱,可以说校方也是用心良苦了。
介于此,橙子觉得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炎岷二人从宿舍里出来籽岷还披着炎黄的外套满脸通红炎黄还跟恶作剧得逞一样的坏笑还亲了籽岷一口这种事情我才不会说我在脑补他们宿舍里做了什么呢但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我!!!!!
腐女先疯为敬好了【摊手】
七、手套
“岷,手冷不冷?”
“啊?啊……我没事。”籽岷本来靠在炎黄的肩膀上快要睡着,听到炎黄的呼唤又迷迷糊糊的答了一句,把头在他的肩膀上轻轻蹭了蹭。
“总是骂别人笨蛋,其实自己才是笨蛋吗。”看见又睡过去的恋人,炎黄无奈的轻笑一声,又有些心疼的看着籽岷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冻的青白的手。
轻轻摘下自己的手套,炎黄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包裹着籽岷的手的手套松松垮垮,“喂,我的手有那么大吗?不过,这样也好。”
“你看上去哪么娇小,所以你对我很重要。”

 【周围同学:妈的辣眼睛】

八、手帕
“橙子,吃饱了?吃饱了就好【笑】你看你吃的,嘴角都沾上酱汁了,要不我帮你擦擦?”
“欸——等会再擦吧,我还想吃QWQ”
“好好好。”
#
“四蛋!”
“诶你吃完啦!噗,噗哈哈哈哈你看你嘴角哈哈哈哈!!”
“什——喂!你!!”
“小五歌别炸毛,我就是帮你擦擦嘴角啦~吃完去哪?公园?想去哪我带你去。”
#
“籽——岷!”
“怎……唔唔唔唔唔!!!!”
“既然籽岷大大不怎么乐意我用手帕,我就只好用另一种方式,帮你舔,掉,呀。”
#
粉奶奶:……
奶奶心里苦啊,但是奶奶不说QAQQQQQQQQQQQQQQQ
  
  九、校服
炎黄的校服配置:从不穿西装外套或者羊毛衬衫,无论春夏秋冬都是白衬衫和领带加长裤,领带不戴领带夹衬衫最上面两个扣从来不系……是学生会常年追杀的对象,但因为他的舍(xi)友(fu)作风良好所以总是被放过一马。
籽岷的校服配置:无论春夏秋冬都是白衬衫打底外面羊毛外套,领带跟不用呼吸一样的拉到最顶还用领带夹牢牢固定,衣领对称校徽不歪,三好学生无误。
因此,在诺大的校园里,最随便的校服和最严谨的校服愣是产生出了一种情侣装的感觉……这就是官配【划掉】CP的力量吗……

十、睡衣
“呀炎黄你回来啦,这个……”
“.……”
“我新买的睡衣,你也有一套,就是……有点卡通……”
“熊……岷,你绝对是故意的……犯规……”
“诶?我……你你你你你干嘛喂!炎黄你冷静你干嘛喂喂喂喂喂!!!!”
然后干了个爽XD【buni】
  
  十一、裙子
今天。方块学园里多了一道看上去十分眼生的身影。
高高扎起的单马尾,普通校服,一件很厚的外套遮掩住身体的曲线,女生的身后还跟着一堆拿着本子和笔的,嗯,不知道在干嘛的人。
“籽岷还真的让炎黄穿上女装啦。”
“是啊,他说……我们ACG社团有委托,但……赌九块,岷叔绝对没有告诉他是什么委托。”红酒看着“妹子”嘴边散发着黑气的若有若无的笑,不由得唏嘘:
“看来,某个大义灭夫的社长大人,今晚要接受惩罚了哦。”
  
  十二、戒指
“迟早都是会带的嘛。”
“.……不是现在。”红着脸摘下朴素的戒指,籽岷小小声的道:“炎黄,嗯,不用急……”
带上它是迟早的事,但是……
“好,不急。”炎黄看着那人的脸庞,温柔一下,随即低下头。
“我确实太急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吧?”
“欸?”
在耳边飞速扩散的声音低沉而好听,如同玉石相击。
“岷,没关系的。就算不用戒指,你这一辈子也注定要和我拴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十三、耳环(不良少年架空)(翻车)
“唔……放开!”
“岷,你最近真是不给我面子呢。”因为情/欲而沙哑的嗓音在耳边低语,谈吐之间带着太过于明显的挑/逗,“因为一个小小的耳钉就翻脸了?岷,别闹了……”
“混……啊!你!”
“岷,”那人加大动作的幅度,“逃课要扣分,抄作业要扣分,毁坏公共建筑要扣分,带耳钉要扣分……”
“嗯……”
“那么,”带着止不住的坏笑,他再次俯下身,低语——
“那么,愉悦最尊贵的学生会会长大人,是该加分,还是该扣分呢?”
(翻车了不好意思orz)
  
  十四、脚镣【架空】
地狱的彼岸花圃里有一个人,白袍男人。
关于他,小七也只是知道很少一点点:他好像叫籽岷,好像是要在地狱等他的爱人,于是冥王便帮他找了照料彼岸花这一差事让他留在地狱——从那时起,那个身着白袍,脚带锁链的身影就一直在地狱的最高处,久久不散。
“籽岷大人,那个人对你很重要吗?”
“欸?”他抬起头,一笑,“重要倒也不至于,只不过那人欠了我债,一笔巨款。”
看得出来……小七瞟了一眼籽岷脚上的脚镣。
“是怎样的债呢?”
他笑,风轻云淡,眉目如画。
“用一枝花叶俱全的彼岸花,来换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
  十五、披风
这场双神带来的大雨,似乎没有终结。
“有点冷。”
“不怕。”
火红披风展开,将他轻轻裹住,随后又跌入了一个拥抱,那拥抱有着火一样的温度,和它的主人一样,霸道,却也带着小心翼翼的温柔。
“炎黄,等这场雨过后,肯定会有彩虹吧。”
“肯定。”
“我们一起去看。”
“好。”
  十六、假发(病重架空)(刀子预警)
冰冷的灯光下,化学纤维反射着冰冷的无机物的光芒,没有任何蛋白质存在的“发丝”之间没有任何生命的色彩——但籽岷已经习惯了。
“我不要了,什么骨髓瘤动脉插管心肌病变血浆蛋白葡萄糖脂肪我通通不想知道。”
炎黄看着他,已经瘦下去的面孔上隐隐可以看出以往的君子如玉,黑色的假发衬的皮肤更加的病态。
“炎黄,我知道我会发生什么。”
“求求你了,我不要再化疗了。”
“我疼。”
冰冷的灯光下,相爱的两人默默相望,诉说着马上就要跨越天堂人间的撕心裂肺。
未来的坟墓凝视着眼下的相恋。
昨日的泪水诠释着无言的今朝。
【emmmmm大家知道化疗吗,就是治疗癌症的一种方法,会让人的头发掉光而且……很疼,生不如死的那种】
  十七、绷带
“岷?”
“闭嘴!”籽岷没好气的白了炎黄一眼,“一口气报了五个项目,你还真是想得出来啊,知不知道你的身体承受不了那么大的负荷啊!最后还敢加速?!活该绊倒!”
“欸!轻点。”炎黄哭笑不得的看着认真给他包扎脚踝的籽岷,“我错了好不?我不该逞强。”
“你,也,知,道。”籽岷咬了咬牙。
“岷,我这有五块金牌,可把我们侦探社的社长大人赎身吗?”
“什——闭嘴!//////”
  十八、袜子
“冬天就不要不要再往竞技场跑了,”籽岷微皱眉头,看着炎黄踩在地摊上的,被冻得通红的脚,“要么你就给我好好穿上袜子。”
“穿袜子不太方便走位啦。”炎黄不在意的笑笑,穿上鞋子拿上长剑,俯下身,在恋人光洁的额头上付下一吻,“最近学校不太太平吧,我要赶紧提升格斗技巧嘛,不然……”
不然,我拿什么来保护你呢。
  十九、情侣装
“就校服啊!我这么厉害这么爱籽岷还会需要情侣装这种东西秀恩爱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闭,闭嘴!”
虽然嘴上这么说,这两个人还是很诚实的穿上了她们买的黑白衬衫嘛——三个妹子相视一笑,看着前面吵吵闹闹的背影。
——不愧是他们,连背影都那么相配。
——那么,以后还请继续秀恩爱吧,毕竟这才是你们啊~
  二十、女仆装
“这种东西我是绝——对——不会穿的!!!”
嘛,能让这位炸一下毛也是不容易的,也只有炎黄才能做到了吧。
……妈的这两个不秀恩爱就会死星人。
  二十一、面具(架空)
“你是谁?”
“.……
“唔,不管怎样,谢谢你救了我。”
“.……”
“你为什么戴着面具?不方便吗?嗯……没事,不介意的。对了,你有没有见到一个瘦瘦高高的人?头发乱乱的,深棕色眼睛还戴着眼镜,嗯,我已经找他找了很久了……不知道?好吧,谢谢你。”
看着远去的背影,面具下的赤金异瞳闪过一丝光华,随即又黯淡下去。
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比如风比如你。
【大致就是炎黄变成FLAME,然后紫罗兰不可和侦探社往来,所以他就失踪了之类的……这什么玩意】
  二十二、鞋子
“呐籽岷。”
  “怎么了炎黄?”
  匆匆吞下一口烤鸡排,炎黄拿叉子指了指门口,“从进门起就很在意了,那一双皮鞋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吗?”籽岷叹了口气,拍开炎黄的叉子,”打饭的时候顺便给你买的,稍稍也该给我收敛一下你的着装礼仪了吧,学生会可是快要疯了啊。”
  “可是我没有去啊。”
  “So?”
  “So?”炎黄倾过身去,在籽岷耳边恶意的吹了口气,“为什么在没有我试鞋的情况下,你给我买的鞋子完全合脚呢?”
  “诶?!不是,我……那个……”
  “还是说,你真的那么熟悉?”看着恋人迅速红起来的耳尖,炎黄得意的一笑,“真的,那么熟悉我的身体尺寸?”
  二十三、和服(架空)
怎么回事呢。
他感觉自己像那种期待发糖的孩子,明明知道不能要,嘴上也在推脱,可当对方真的放弃的时候,却是满心失落。
恨不得对方再坚持一点,再死缠烂打一点……
“岷郎,我家公子有话——”
嗯?
房中的艺伎突的抬起了头,不可思议的看向窗外。
“他说,若你能抛下樱色舞衣,浪迹天涯,在所不辞。”
微微抿起的嘴角上扬,他挽起和风色系的长袖,小心翼翼的起身。
“回话,就说——”他笑,如三月樱花在一瞬间绽放的温柔,“在下,正有此意。”
  二十四、高跟鞋(黑手党架空)(OOC)
暗夜之中,细细尖尖的鞋跟如同獠牙一般,悄悄缠绕上男人的腿,一席黑色贴身礼服与车身摩擦,细碎的声音在夜色之中仿佛被无限放大,微微撩动着人的心弦。
遒劲有力的手粗暴的揭开胸前的衣扣,然后一顿。
鲜血淋漓。
“如果我晚一点出手,你是不是就真的要被他上啊。”带着一丝丝不满的声音从巷角传来,随之传来的还有手枪插入枪鞘的声音。
“你怎么可能晚。”“她”解开绑着头发的黄色发带,漫不尽心的抹去为了伪装而添加的妆容。
“OK,任务完成,现在——”他看着巷角慢慢靠近的黑影,笑,“我是你的了。”
  
  二十五【被子】
  模模糊糊之间,籽岷嘟哝着,转了个身——在炎黄看来他简直像个小奶猫,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圆滚滚的,哼出软糯的鼻音,毫无防备。
  他轻笑,凑到熟睡那人的耳边,呼了口气——
  “小猫,起床了。”
  
   二十六【项圈】
  他被一个疯子关起来了。
  太狼狈了,他摸着脖子上的项圈,有点想要苦笑,却没有笑的力气。铁窗外的阳光一丝丝倾泄下来,恰到好处的照出了他眼中的绝望。
  “如果不是他……”
  他双眼无神,下意识的伸出手。
  “如果不是那个疯子……”
  
  
  “籽岷他……”
  “还没好。”炎黄看着监控器上的密室,“抑郁症,哪那么容易好。”
  赤棕色的眼睛里翻涌着——那是什么,心痛吗?亦或是对于自己行为的自责和无奈?还是说对于爱人死不开窍的绝望暴怒?
  他造了一个密室,里面关着抑郁已久的爱人,项圈限制了他的行为,钥匙却在他的手腕上,闪着寒光 。
  “求求你快点意识到……”他的眼睛带着血丝,死死地盯着屏幕。
  “求求你快点意识到,关住你的人,就是你自己啊……”
  
  二十七【鞋带】
  “我看一下能不能追到籽岷啊!追到了的话……啊呀!”
  “炎黄?!”籽岷听见惊呼,硬生生停止了一个三段跳,飞快的返回,“炎黄你没事吧!!!!”他赶回炎黄身边,正要伸手扶他起来,“有没有受伤?”
  回答他的是炎黄的笑脸,毫发无伤的他站起来,把惊讶中的少年一把抄起。
  “追到的话就嘿嘿嘿。”
  
  二十八【手环】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他笑着扯断将军送他的相思豆手链,表情一如既往的如沐春风。
  “劝君多采集,此物最相思。”
  
  二十九【围巾】
  “冷?”
  “不啊。”炎黄笑了笑——开玩笑,一个岩石城的骑士,怕冷?什么天寒地冻没受过,这点温度,对他来说也不过是挠痒痒罢了。
  籽岷看着少年单薄的衣着,咬了咬牙,把自己脖子上火红的围巾解下来,二话不说绕在他苍白的脖子上。
“你,你穿,穿着……暖和吗?”
  炎黄愣了愣,私心里自是觉得好笑,但是看着眼前的人,他却是把笑容收好,一双有力的胳膊有力的绕在籽岷脖子上,把他拉入自己的怀里。
  “嗯,暖和。”
  
  三十【红线】
  在学园的街道,在浩淼的星际,在冰冷的病床,在血红的花海,在漆黑的小巷,在无数的世界里。
  或相拥或并肩的两个人双眼交织缠绵,一条透明的红线从他们的之间颤颤巍巍的探出,盘旋着,试探着,慢慢的延伸着,在连接的那一刻发出幸福的喟叹。
  两条红线变成了了一条,他们再也不会分离了。

评论
热度 ( 281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