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四块小甜饼】

  ◎都快考试了吧?压力不要太大,正常发挥就好啦^_^。
  ◎我再解释一下时间线啊,故事发生在炎岷二人都已经成长到足矣独当一面的时候,而每一个小段子里面的灵感多来源于小甜饼所对照的集数。
  偶尔你们觉得就是原著世界观的口吻……那是因为他们在回忆啊(笑哭)
  ◎依旧的小学生文笔预警。
  ◎无论是支持还是建议请在评论区留下你自己的言论,谢谢^_^~
  
  ⊙
  “无所谓,反正我一向独来独往,档期什么的,安排的过来。”炎黄他漫不经心的道。
  “好的好的……”刚刚接手侦探社的少年诚惶诚恐的低下头,当他再次抬起头时,却震惊的看到前任社长在前任副社长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又在他耳边说着——
  “什么独来独往,你明明就是和我捆在一起的。”
  
  ⊙『灵感来源于此处的弹幕!』【果然……根据沃兹基硕德的定理,侦探什么的一开始就会被主人公拒绝。】大概这样?
  ——你在说什么傻话?
  说实话,自入学以来,炎黄已经无数次目睹了籽岷对于“侦探”——亦或者“侦探社”——这个词的痴迷和执着。但从来没有一次这么直观的感受到——
  『“要不要,一起组建一个侦探社呢?”』
  脑海深处再深处传来回响。
  似乎很久以前就有一个人这样问过他,带着几分笑意的温暖男声——
  好吧。
  炎黄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侦探什么的,考虑一下咯。
  啊不对不对,与其说是考虑“侦探”这个名词,倒不如说是考虑一下籽岷这个人吧。
  
  ⊙
  “我有预感的!”
  看着那个人闪亮亮的双眼,炎黄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好,买行了吧,岷你千万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我可承受不住。
  
  ⊙『夕阳』
  “实在要我加入也行,二十个绿宝石一个月。”
  少年的嘴角上扬出一个嘲讽意味的弧度,正对着夕阳,六点钟的光线把少年脸上的每一寸地方都照亮,他端着手臂,微微歪斜的脸庞稍稍透露出一点不常见的戏弄。明明说出来的是这么不讲理的句子,脸上却挂着明显是戏弄,恶作剧之类的神情。光线打过来,恰到好处的勾勒出挺立的鼻梁,微微下沟的眼角,锋利的面部线条,沿着发丝向下到衣领以内的脖颈……
  他的红色外套比夕阳还要骄傲,渲染了他心里的半边天 。
  明明是,如此帅气的一个人啊 。
  (官方可不可以把炎黄画的好看一点QAQQQQQQ!!!!!!!!!)
  
  ⊙
  “这分明就是欺负人嘛!”
  “不答应不就得了。”炎黄微侧过头来,看着已经有点炸毛的籽岷,嘴角微微上扬。
  “怎么可能让你反悔……”籽岷也是无奈了,他少见的揉着自己的头发,烦躁的像一只炸毛的猫,“嗨呀……也是怪我,当时没有好好检查……”
  话音未落,一只健壮的胳膊从旁边伸过来,微微揽住他的腰肢。籽岷惊讶的转过身,却是正对上一双棕色的——
  “如果他们不答应……那就好好的,『拜托』一下他们吧。”
  反正你不能受委屈。
  
  ⊙
  “噗哈哈哈哈,不是很正常吗?声名狼藉炎小黄哈哈哈哈!!!”
  “其实……”
  其实炎黄不是这样的。
  籽岷想着当初相遇……看向那些流浪犬的眼神是平时没有的温柔,而且当自己找到废楼的时候,炎黄分明是一种防御而不是攻击的状态……
  不,炎黄从没有攻击,他只有防御,防御一切,防御着自己。他不擅长与人交往,所以才会用粗鲁来掩饰自己,用不良来保护自己,这样的人,这样的人……
  “好了。”回过神来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已经在耳边沉淀,“没事,让他们说吧。”
  “可是你明明不是那样的人!”籽岷低声反驳。
  “没关系啊。”炎黄笑。
  反正误解的人不是你。
  
  ⊙
  “有说像哥布林的,有说像丘比特那样长着小翅膀的……”
  哦。
  完蛋,自己不会看到一个长着翅膀的籽岷吧?!
  
  ⊙
  籽岷觉得头很痛很痛。
  面前就是自己要调查的事件“失物精灵”,可他却不得不处理另一件事——太阳穴突突的跳着他的脑海里突然增多了很多很多的东西。
  『“这就是你的丢失之物吧。”』
  什么?
  【哦,有意思,你不像其他人一样,叫我炎黄吗?】
  【我不是你们最重要的伙伴吗?】
  【就这样让我堕落下去,真的好吗?】
  【……现在的你,只是紫罗兰的使徒!】
  【破坏大陆和平的危险人物!】
  【我的……敌人!】
  是谁的声音?
  来自哪里的声音?
  我怎么……记不得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里是一个脑洞!存梗!
  有点惧怕恐怖游戏平时热血中二笨蛋但其实心机颇深(?)唱见炎×啥游戏都玩尤其恐怖解密智商和观察力炒鸡高平时维护小队员可惜五音不全唱歌跑调UP主岷。
  〔〕指弹幕
  
  
  
  
  “啊啊啊这里……”有些沙哑的绵软口音混着BGM,依稀可以听见敲键盘的声音,有条不紊。
  “大家要注意这里……啊,看见了吧这里有一个存档点但它是个假的,到这里的时候要这样跳开。”
  〔噫!!!!〕
  〔岷叔不要在重复这个陷阱了QAQQQQ〕
  〔别,岷叔已经玩上瘾了〕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鬼又出来啊啊啊啊〕
  〔吓傻〕
  〔吓傻23333333〕
  〔2333333333333333〕
  〔话说你们不觉得这里的BGM有点眼熟吗〕
  〔眼熟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眼睛聋啦〕
  “BGM?啊……”
  音乐画风一转,伴着前奏,一个沙哑低沉的男声穿了出来,直播画面上的某云很忠实的爆出如今的曲目——
  〔啊啊啊啊啊炎小黄的红绍愿啊啊啊啊啊〕
  〔岷叔也听炎黄的歌啊〕
  〔2333333他们本来就是认识好吧〕
  〔岷叔诶岷叔人呢〕
  〔啊啊啊啊啊啊岷不讲话了〕
  〔你们没发现刚才放到“你还在我的心上”这一句的时候岷叔操作抖了抖吗〕
  〔啊真的!!!血条红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33333发现了什么〕
  “别乱说啊咳咳。”
  屏幕前的少年无奈的咳嗽了下,声音却再一次顿住。
  因为他感受到身后靠过来一个温度,一个湿漉漉的脑袋从他的肩上凑过来,“什么乱说啊……呦,挺热闹啊,大家好。”来者毫不在意的笑,一边揉着籽岷的发旋,一边看着一排排鲜红的〔yooooooooooo〕,“给大家唱个歌儿?想听红绍愿的可以先散了啊,毕竟……”
  籽岷内心暗道不好,正想躲开,炎黄却比他更敏捷的揽住,麦克风绝对可以收录到的音量在籽岷脸上亲了一口。
  “毕竟炎某心上已经有人了嘛。”
  
  【红绍愿是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推荐KBShinya的版本^_^】
  

评论 ( 10 )
热度 ( 118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