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衣物三十题】〔米英〕

◎贴吧上自己写的老物……搬过来。
◎啊对了,这里镜君。
◎如果和我写的炎岷三十题有重复多半是因为我写炎岷的时候已经没脑洞了(sad)
◎小学生文笔预警,以下。

  一.领带夹
  “我的领带夹呢?!!!”
  大清早的就要面对一个炸毛的恋人,实在是让阿尔弗雷德这个年轻有为的世界霸主感到心累。
  ……嘛,虽然,很可爱就是了。
  “阿尔弗,你看见我的领带夹了吗?”
  阿尔看着在卫生间门口探头的恋人,把嘴里的牙膏吐掉,“亚蒂你要是赶时间就用我的吧。”
  “带着蝙蝠侠的那个?绝不!”
  “那米老鼠的那个?或者用超人的那个?”
  “滚蛋吧阿尔弗雷德!老子绝对不会用那个的!而且你根本就没有米老鼠的领带夹吧!!((٩(/言/̀Д/言́/)۶))”
  “诶亚蒂很熟悉我的领带夹嘛([∂]ω[∂])☆ ”
  “诶?”
  嘛,自家恋人羞红的脸,果然很可爱。
  
二.拖鞋
  “这个该死的脑残猫是什么玩意?!”
  “HalloKitty啊亚蒂不喜欢吗?”
  “阿尔弗雷德你是智障吗?!而且是‘hello’不是‘hallo’要我说多少遍你才懂?!!!”
  
三.外套
  看到从空无一人的会议室里出来的味音痴二人,尤其是看见阿尔弗雷德的外套跑到亚瑟身上而且亚瑟的脸还红的异常可疑的时候。本田菊擦了擦鼻血,毅然决然的举起了相机。
  ……下一期稿子有着落了!
  
四.围巾
  “亚蒂——出来玩——”
  “烦死了!!!”亚瑟忍无可忍的把膝上一堆针织物放在一边,推窗大吼“阿尔弗雷德你能不能有点资本主义大国的样子啊啊啊啊啊啊!”
  亚瑟惊叫一声,只见阿尔弗雷德脚尖在地上一踩,一跃而起,然后超乎常理的跳上二层楼的阳台把亚瑟压在地上。
  “……你是怎么跳上二层楼的?”
  “诶我就是轻轻一跳……”
  “死胖子从我身上起开!国力强盛了不起啊!”
  “对了亚瑟,为什么你的围巾还没织完?以往的话可是早就织完了。”
  “啊,这个……”
  “这围巾太长了吧?而且围巾上还有我们两个人的国旗图案?好可疑哦。”
  “诶……”
  “啊!亚瑟你不会是想……”
  “啊啊啊啊啊闭嘴闭嘴你知道就好!”
  
五.戒指(也算衣物之一吧……)
  “啊我想要这个蓝宝石的!”
  “那我就拿配对的绿宝石吧……”亚瑟正要吧那绿宝石戒指往手指上带,却被阿尔弗雷德夺取。
  “阿,阿尔弗?”
  阿尔弗雷德把绿宝石的戒指往自己无名指上一带,又拿起蓝宝石的戒指轻柔的往亚瑟的无名指带去。
  “这样,你就能一直注视着我的眼睛了。”
  少年抬头,认真的眼神撞进翠绿的森林,猝不及防。
  一如纯净的大/西/洋海域。
  
六.领带
  “等等耀你听我解释——”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不检点阿鲁鲁鲁!”
  “菊你在脑补什么啊喂!”
  “不不不,只是互换了领带而已不要去脑补各种play不然又要病倒了……”
  ““所以说!耀/菊你在脑补些什么啊!我和亚瑟/阿尔弗只是互换了领带而!已!啊!””
  
七.睡衣
  “从很久以前就很想说了,”阿尔弗雷德看着坐在自己腿上,正读着诗集的恋人,“亚瑟你的睡衣还真是精致啊,跟女孩子一样XD”
  “什么叫跟女孩子一样!丝绸的触感很好不是吗?!”
  “诶真的只是应为这个?”阿尔弗雷德的手悄悄的环在亚瑟的腰间,“听说,同性恋都很喜欢丝绸哦(´-ω-`)。”
  “谁说的,你就不喜欢……啊啊啊阿尔弗雷德你在碰哪里啊!等,别!那里也太……喂!阿尔弗雷德!!!”
  然后干了个爽XD。
  
八,翅膀
  ………………
  “Hoata!!!!!...”
  “喂!这种东西Hero我怎么可能有啊啊啊!”
  
九,皮鞋
  “呐亚瑟。”
  “怎么了阿尔弗?”
  匆匆吞下一口烤牛肉,阿尔弗雷德拿叉子指了指门口,“从进门起就很在意了,那一双皮鞋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吗?”亚瑟有些嫌弃的拍开阿尔弗雷德的叉子,”买菜的时候顺便给你买的,稍稍也该给我收敛一下你的着装礼仪了吧。”
  “可是我没有去啊。”
  “So?”
  “So?”阿尔弗雷德倾过身去,在亚瑟耳边恶意的吹了口气,“为什么在没有我试鞋的情况下,你给我买的鞋子完全合脚呢?”
  “不是,我……那个……”
  “还是说,你真的那么熟悉?”看着恋人迅速红起来的耳尖,阿尔弗雷德得意的一笑,“真的,那么熟悉我的身体尺寸?”
  
十.妆容(啊我终于写到第十题了)
  “亚瑟,你眼角的是什么……”
  “啊这个吗?”亚瑟轻轻触碰了一下自己眼角的红色纹路,“这个是红妆,耀给我画的,说是特别适合我。”
  “亚瑟你知道吗,这个让你看起来特别……”
  “特别帅气?”
  “特别……想让人上。”
  “What the……别别别我错了!别乱碰!喂阿尔弗雷德!!!”
  然后干了个爽(喂)
  
十一•眼镜
  “诶你要加班啊。”亚瑟轻轻皱了皱眉,“好吧,那我不管你了,你要记得自己打咖啡喝,但不要喝太多。对了,记得离电脑屏幕远一点,你本来就带着眼镜,要小心一点,瞎了的话……”
  “诶?瞎了的话亚蒂会不要我吗?”电话那头传来亚瑟所熟悉的声音,因为熬夜,清丽的少年音中间夹杂了几丝沙哑,几丝磁性,让亚瑟羞红了脸,“B,Baka!说什么呢!”
  似是被他逗笑了一般,电话那头的恋人轻笑一声。
  “呐,亚瑟,我的眼镜是平光镜,这你知道吧?”
  “我……”
  “那为什么要这么说,还是说,忍不住对我好?”
  
十二•苏/格/兰/裙
  “好残念啊……亚瑟代表的是英/格/兰而不是苏/格/兰……”
  “嗯?怎么了?”
  “我想看亚瑟穿苏/格/兰裙啦……”
  “想都别想!绝对不可能!!”
  
十三•胸带(娘化)
  “……罗莎,你的胸带掉了。”
  “诶Σ(っ °Д °;)っ”
  “这都会掉?你的胸真的那么小?”
  “艾米莉你给我闭嘴!!!!”
  
十四,内/裤
  “你……你的体力……用不完的吗……”
  “亚瑟真的很累吗?”阿尔弗雷德拨开亚瑟汗湿的发丝,在上面印下一吻,“我下次克制一点好了。”
  “对了,”稍稍回复了一点体力后,亚瑟接着说道:“你的内/裤是不是该换了?”
  “啊对,”阿尔弗雷德仔细想了想:“明天我去买吧。”
  “尊敬的美/国先生,您明天有三场重大会议你忘了吗?”亚瑟翻了个白眼,“算了,我去帮你买吧。”
  “诶?这样的话……”
  “呜哇阿尔弗雷德你怎么又压上来了?!”
  “不知道尺寸怎么买?所以,”阿尔弗雷德扯出一个笑容,“为了亚瑟 我就让你在了解一下我的尺寸好了。”
  “喂喂喂!!!”
  
十五•题外话
  “亚瑟我好饿。”累到神志不清的阿尔弗雷德。
  “啊我也是,阿尔弗我们叫外卖吧。”累到神志不清的亚瑟。
  “可是我手机没电了,不如你做饭吧。”累到神志不清的阿尔弗雷德。
  “好啊,我这就去……做饭……”累到神志不清的亚瑟。
  “等等你们刚才说谁做饭???”神志清醒的弗朗西斯。
  
十六,护士裙
  “亚瑟你就穿给我看嘛!!!(๑>؂<๑)”
  “不行!这么羞耻的衣服你从哪拿出来的!”
  “可是上次安东尼奥让你穿你都穿了!(๑>؂<๑)”
  “那是因为他拿照片威胁我!”
  “可是护士业不是你家创办的吗?!(๑>؂<๑)”
  “可是护士裙又不是我家做的!”
  “亚蒂————————(๑>؂<๑)(๑>؂<๑)(๑>؂<๑)”
  “我绝对不会在穿一边的所以你死心吧!!!”
  
十七•手套
  “亚瑟你的手不冷吗?”
  “啊?啊……我没事。”亚瑟本来靠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快要睡着,听到阿尔弗雷德的呼唤又迷迷糊糊的答了一句,把头在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轻轻蹭了蹭。
  “总是骂别人笨蛋,其实自己才是笨蛋吗。”看见又睡过去的恋人,阿尔弗雷德无奈的轻笑一声,有有些心疼的看着亚瑟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冻的青白的手。
  轻轻摘下自己的手套,阿尔弗雷德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包裹这亚瑟的手的手套松松垮垮,“喂,我的手有那么大吗?不过,这样也好。”
  “你看上去哪么娇小,所以你对我很重要。”
  【列车乘客:妈的辣眼睛】
  
十八•二战军装
  亚瑟对于有一点一直很迷。
  “阿尔弗啊。”
  “诶?”
  “为什么你不脱掉外套呢?明明这么热。”
  “诶!呃,那个,是因为……”
  如果脱掉外套,亚瑟不就发现自己和他情侣装了吗?!
  
十九•阿尔儿时的装扮
  “亚瑟你到底给儿时的我穿了什么样的衣服啊!”阿尔弗雷德一脸嫌弃的看着亚瑟手里的白色长袍。
  “很可爱的好吗?!那时候你明明很喜欢,还经常在草原上……”
  “啧,又在提那些老古董。”
  看着面前少年明显暗下来的眸色,亚瑟心一痛,想要道歉却无法放下面子说出口,憋了半天,最后只能散出一句叹息。
  “算了,无所谓了,反正你现在肯定很后悔爱上我吧……”
  亚瑟转身正要离开,却突然的被阿尔弗雷德从背后拥住。
  “后悔?怎么会。”略带沙哑的声音在亚瑟的耳边无限放大。
  “关于喜欢你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我美/利/坚认栽。”
  
二十•十字架项链
  “亚瑟,这是什么?”
  在亚瑟洗完澡后,阿尔弗雷德从他的换洗衣物当中挑出了一条十字架项链。那条项链很奇怪,通体都遍布这被灼烧的痕迹。
  “那是……”亚瑟有一瞬间的失神,“圣女贞德临死前留下的项链,她到被烧死的那一刻都在祈祷。”
  阿尔弗雷德叹息一声,把亚瑟拥在怀里。
  说真的,阿尔弗雷德到现在都在为自己能追到亚瑟而感到庆幸。毕竟亚瑟是一个那么敏感的人,那么容易被伤害,而一旦受伤他又会突然逃跑掉……想到这,阿尔弗雷德不禁又紧了紧抱着亚瑟的手。
  “轻点。”
  但他没有。
  对于亚瑟来说,有罪之人理应当孤身死去。但在不耐孤独的阿尔弗雷德眼里,两个有罪之人在这喧嚣的世界上找到彼此,这,才是正解。
  
二十一•西装(米视角)
  工作中的亚瑟很好看呢。
  禁欲的神情,笔直的坐姿,尤其是当他穿上那件英伦西装三件套的时候。
  “……亚瑟。”
  “嗯?”
  “这里,可以吗?”
  “……不你想都别想!”
  
二十二•西装(英视角)
  亚瑟不得不承认,工作状态中的阿尔弗雷德真的很让人心动。
  笔挺的西装,还有和平常KY不同的严肃表情——话说这家伙根本就是AKY吧,明明是明白事理的……
  “想什么呢?”
  “诶?啊,没什么……”
  “啊啊怎么走神了?不会是……”阿尔弗雷德坏笑着凑到亚瑟耳边,“不会是,心动了吧?
  ……撤回前言,这家伙就是一个该死的AKY!!!!
  
二十三•耳钉
  亚瑟的耳钉,是一个圆圆的,印着美/国国旗的耳钉。
  阿尔弗雷德的耳钉,是一个圆圆的,印着英/国国旗的耳钉。
  ……妈的这两个不秀恩爱会死星人。
  
二十四•丝带
  ……
  ……
  ……
  “我是绝对不会承认丝带也算衣服的。”
  
二十五•Arthur•Holmes
  “亚瑟你穿的这身到底是什么啊。”
  “哈?不是跟你说过吗?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最有名的侦探小说《福尔摩斯探案集》中的那位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啊!”
  “诶?你什么时候跟我说的?”
  “万圣节的时候。”
  “可是我只记得那时你……”
  “啊啊啊啊阿尔弗雷德你闭嘴!不许说出来!”
  【详情请看雨森的《换装中》】
  
二十六•手帕
  阿尔弗雷德是无意中发现的,自家阳台上飘着一条印有米字旗的手帕,上面粘着一块淡褐色的痕迹。
  取下手帕,悄悄站在亚瑟紧闭的门前,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无法释怀吗……”
  此时,正值七月,伦/敦下雨,华/盛/顿放晴。
  
二十七•袜子
  阿尔弗雷德买了两双袜子,一双印着米字旗,一双印着星条旗。
  “看不出来你还有一点挑衣服的眼光。”
  但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亚瑟发现自己身边的阿尔弗雷德已经走了,而且袜子居然只剩下星条旗的了。
  “搞什么啊啊啊!”
  为了下午的世界大会,亚瑟只能穿上那双袜子。
  而当他到达会场时,看见阿尔弗雷德坐在那里微笑着面对他。
  裤筒中,是一双米字旗的袜子。
  
二十八•手链
  “你买什么不好你买红色的!丑死了!”
  “可是可是,”阿尔弗雷德不服气的说道:“老王说这个是红线,被绑在一起的人可以生生世世啊!”
  “居然从耀那买东西,真是不要命了。”亚瑟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抱紧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我们之间的爱恋用不着外物来延续,我们有彼此,就够了。”
  
二十九•第三十题?
  “那时的我是不是做错了?”
  “也许吧,不要自责。”
  

三十•独战战服
  雨,金发,滑膛枪。
  蓝色战服,红色战服,看不清脸的人。
  英/国无比熟悉这个梦境,熟悉到梦中的语句他都可以准确的对出下一句。
  “英/国,我不再是小孩子了,也不再是你弟弟了!”
  ——那是当然,毕竟我引以为傲的弟弟已经死了,死在1776年的雨夜里了。
  “从现在起,我,要从你家独立。”
  ——好啊,你滚吧,滚去独立吧。
  虽是那样想的,但英/国的眼角和嘴角都纷纷涌出滚烫的液体来。
  眼泪,血液,早就紧紧相融,不分彼此了。
  #
  从梦中醒来,亚瑟对自身的情况有些惊讶。嘴角的血液自是习以为常,但眼角的湿润他却不曾料到——他有多久没有哭过了?从好久以前,从那段在病榻上辗转反侧,在黑暗中渴望着新的破晓和某人温暖拥抱的窝囊日子后,他就发过誓再也不哭了,因为英/国早已重生。
  他感觉到自己遗忘了什么。
  因为他遗忘的东西,他做不到永不悲伤。
  嘲讽蔓延了亚瑟整个嘴角,伸出手指,用着久违的,大航海时代时自己惯用的飘逸花体字在桌面上写下一个日期:七月四日。
  感受着耳边的伦敦淋淋漓漓的雨声 亚瑟长舒一口气。
  七月四日。
  伦/敦的小雨,纽/约的初晴。
  他轻轻闭上眼。
  “怎么,亚瑟,你怎么把这老物翻出来了?”
  “……啊啊。”
  对了,对了。
  他想起来了。
  亚瑟睁开眼,投入阿尔弗雷德的怀中。
  不用再害怕了,不用再悲伤了。
  现在的他们,是恋人。

评论
热度 ( 46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