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一个黑道梗(点梗)

@海底住着咸鱼酥 小天使很想看的……梗?长篇可能很残念,只能先写个……段子qwq?
好啦,以下。


  “如你所见,我的家族不会善罢甘休的。”籽岷抬起头,试图拜托那个和自己只有咫尺之距——不,正撒娇一般埋在他脖间的男人,“这件事情,还有和平解决的空间。”
  “别闹啦,瓦加斯家的养子少爷。”炎黄轻轻扯松籽岷的领带,在耳边沙哑的声音里蕴含着止不住的嘲讽笑意,“如果我没记错,克劳德·瓦加斯那个老头子正愁于自己十分优秀可惜心慈手软的养子吧。”他的话音未落,一个奇妙的触感抵上他坚实的胸膛。从温柔乡里抬头,正对上少年微微颤抖却不肯移动半分的瞳孔。
  “炎黄先生,瓦加斯少爷并不是心慈手软——不是对每个人心慈手软,”籽岷咬牙,左手托着右手稳稳的向那人的胸膛推进再推进,“如果你再了解一点,你应该知道我的枪法是全家族数十年来唯一一个S。”
  炎黄一愣,随后似乎是妥协一样的举起双手,无奈的笑着,任由籽岷用一把沙漠之鹰把他逼到墙角。
  “束手就擒吧,我还可以考虑给你一条生路。”籽岷看着面前带着轻松笑意的人,微微皱眉,厉声呵道。
  “亲爱的,这么短的距离根本不需要什么枪法。”炎黄却不去理会他的话。他在这沉默的几秒钟之内——突然抓住籽岷的手腕,把他往自己的胸膛上拉去。而籽岷,几乎是在呼吸之间就被那个伤痕累累的人死死扣在怀里,连扣动扳机的力气都无法使得半分——
  “抬头,这时候你更需要一点吻技。”
  “什么?!炎黄你——唔!”

评论 ( 8 )
热度 ( 36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