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舍命陪君子】

   #情!人!节!快!乐!有CP的秀恩爱没CP的来吃狗粮嘞!(快够)
  #不清楚花吐症是什么的小伙伴评论区发问!我会解释的√
  #小学生文笔预警!因为是第一次写这个设定!中间砍掉重写了很多次!特别不熟悉!
  我真的不会写!最近还是瓶颈对不起,剧情发展也很仓促字数也不多——真的抱歉<(_ _)>!!!
  你们可以直接从最后一分段看!!!!
  
  而且最后一段有点小肉……很小……NC13……
  
  
   
  在不小心瞟到前方那个身影的时候,喉咙里不出意外的涌现出了异物——血,混着向日葵的残枝破叶,被他死死压在舌下,唇齿与混合物拼死搏斗,唇角微抿上扬不留半点痕迹,几乎已经耗光他所有的毅力。
  一个高大的身影逆着光挡在他面前,把他的身形牢牢实实的挡住,在惊讶于两人默契的同时他借着机会把口中的异物飞速吐掉,擦去嘴角的痕迹,再大大方方的从炎黄身后走出来。
  “炎黄你刚才又使坏对不对!干什么挡籽岷?!”
  “哈?被发现了吗——还真是不、好、意、思、啦!”炎黄稍微抬了抬双手,语气极其无奈。
  “所以说你啊——”
  看着前面追逐打闹的伙伴们,他忍住喉咙的不适,快速上前几步,拉住那人的衣袖。
  “喂……”
  “不用道歉啦籽岷,”他看着旁边的人,微微弯下腰,小声说道:“我没关系……话说你真的没问题吗?已经第二个……快三个月了吧?”
  “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真的你老实点!只要你一句话,哥们儿给你当助攻,不怕克不下她——”
  “你小点声!”籽岷连忙攥住炎黄的衣角,看着炎黄一脸的不结他又转移了视线。
  “……我不想强迫粉鱼同学。”
  
  两个月前籽岷发现自己患上了花吐症——一种暗恋的人才会得到的症状,常常咳嗽,喉咙里冒出花瓣,声带有隐隐的撕裂感。
  从那天起,他就撒了两个弥天大谎。
  其一是对花吐症的不屑——为了隐瞒他的症状。
  其二,则是他症状的对象。
  那些金色的向日葵——饶是炎黄第一次见到也只以为那是粉鱼头发的颜色。感谢上帝它们太有迷惑性了,这才让籽岷在群众们雪亮的双眼前有了可乘之机。
  那些金色指的可不是外貌——而是那人在他心里的印象。
  金色的向日葵,向阳而生,一辈子追寻光与热……well,喜欢上自己的舍友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他觉得自己对他撒谎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
  所以在炎黄问他的病症时,他极其冷静的道:
  “……我喜欢粉鱼。”
  在炎黄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时他暗暗吐槽了一下这个热血笨蛋的情商,然后开始圆谎。
  “跟她商量一下咯,不然你就要死了!”
  “我,我不想强迫她……”
  “那你就去追她嘛!”
  “这,我,我不是很擅长……”
  “书呆子……行,那我助攻你俩,行了不?”
  “我……呃,还是……”
  “你放心!哥们儿舍命陪君子,有我在,你一定不会死的!”
  ……说谎容易圆谎难,古人此言诚不欺我也!话说这个笨蛋还真的去帮他追了!!这已经不是情商的问题了吧!炎黄你脑子没中毒吧!
  感觉自己喜欢上了一个智障怎么破!
  得了这病生不如死只有三个月好活而现在面前这个笨蛋还总是往自己心口插刀?自己这是喜欢了个啥啊!
  “唔……咳咳!咳咳咳咳……”想到这里,籽岷又忍不住咳嗽了起来,熟悉的血腥涌上喉咙,花叶划过喉管。
  忍不住想要呕吐。
  只有三个月好活。
  他突然开始剧烈咳嗽,咳的天昏地暗,迷迷糊糊之间他勉强抬起头,看着前面已经走远的伙伴的身影,炎黄正被妹子们打趣,相谈正欢。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舍命陪君子?
  半只向日葵,带着血的颜色。
  本就命不久矣。
  
  如何跟炎黄挑明?
  籽岷也不是一味逃避,其实他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在为数不多的生命里,他也曾在爬满藤蔓的书桌前考虑这个问题。一遍又一遍的在内心打着草稿——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在为数不多的阳光里,我喜欢你。
  生命=阳光——他从来不怀疑这个命题,阳光会照亮所有的生命体,给它们带来光和热,带来几乎是生命存在的意义。尤其是阴冷处的植物——他半眯着眼,看着书桌前的藤蔓向阳光更充沛的地方用尽全力的蔓延伸展缠绕……
  是的,他这个冰冷的植物,疯狂的攀附在烧毁他生命的烈焰上——“You are my flame.(注)”籽岷默默的擦掉桌角的情诗,然后百无聊赖的计算这自己还有多久就会在爱的作用下化为一捧灰尘。
  很奇怪——这明明是他自己的性命,是他唯一的,用完就没有了的财产,可籽岷一点也不在意。他尽情挥霍他可鄙的恋情,顺便稍稍欣赏一下炎黄为他着急的样子——那样子和那些藤蔓没什么区别。
  拼命的依附阳光而生长。
  
  “籽岷……你啊,真的没事吧?”
  “……”
  稍稍带了一点习以为常的无奈,炎黄拍了拍籽岷的背,道:“行了行了咳出来吧……在宿舍里呢又没别人……”
  然后籽岷就直接在炎黄这个“别人”面前吐了出来。
  没错不是咳,是吐。
  大捧大捧的花瓣,血——习以为常,两个人都习以为常。
  “抱……咳咳咳,咳咳……抱歉……”
  “行了行了行了……你确定没事吗?”
  “……没事。”
  
  但无论他的的告白有多么的优美深情,他都不曾说出哪怕一个字。
  『我喜欢你。』
  告诉了他,之后呢?
  然后看着他的阳光温度冷却?后退?惧他千里之外?
  然后让他一个人带着一颗心死掉?
  在万般考虑之后他总是会止步于这个可怕的场景,让后丢盔弃甲,放弃思考。
  ——会死的,如果没有炎黄。
  ——……不,不会死。
  炎黄是阳光,他的存在,更甚于空气和水。
  没有空气,七分钟会死。
  没有水,七天会死。
  没有炎黄,他生不如死。
  
  “休学?!”
  ……没错。
  籽岷扭过头看着炎黄,他的黑眼圈很重,黑色的口罩罩住他的大半张脸,脸色苍白,半个月过去他更瘦了,校服在他身上累累生风——说不出的凄凉。
  籽岷早就一句话都说不出了,他深深地看了眼炎黄,然后便扭过头合上他小小的行李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快走。
  炎黄一言不发的看着籽岷离去的身影,突然发狠的踢了一下床柱。
  一口血 带着花瓣,顺着嘴角留下来,他没有擦。
  和籽岷一样的向日葵。
  ——我喜欢你!!!!!他在内心呐喊着从未告诉过别人的情话,声嘶力竭,嘴上阳光而得体的笑却不曾改变半分。
  “我明白了……”
  ——我也只剩下一个月好活!!!!
  “喂?粉鱼?”
  ——因为你……
  “出来呗?”
  ——我喜欢你啊籽岷!
  “嘿嘿,跟你说个事。”
  
  籽岷没有走远。
  校长办公室二楼,他躺在层层藤蔓之后的躺椅里,慢慢的喝下那瓶闪着光的粉红药水,还没喝下一半便突然开始咳嗽。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血,花瓣,还有药,一并吐了出来。
  “果然……籽岷,你现在已经喝不了药了……”方校长看着籽岷奄奄一息的样子,叹了口气,将手放在他额头上,“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怎么不早点……跟他坦白呢?现在花瓣已经封住你的喉咙了,老夫就算是想给你续命……”
  也无可奈何啊。
  籽岷闭上眼睛,命不久矣,他的记忆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校长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光透过穹顶和藤蔓,温柔的洒在他的身上,像过去的每一束二月的早春阳光。
  “最开始……是在竞技场。”他的声音嘶哑不堪,但他还是在努力的说,“他教我剑法,一举一动都果敢利落,十分潇洒,用剑三分力道,绝对伤不了我。”
  那时候的炎黄你知道有多帅吗,逆光的身影挥着一柄长剑,脸上略有几分笑意也像个流氓似的放荡不羁。剑风以致剑未到,绝不伤自己半分毫毛。
  “那时候我有点喜欢他。”
  还有当时和KEEPER对决,为了我他毫不犹豫的从断桥上跳了下去。他的身影从我面前一跃而下,扬起的外套像是翅膀一样。
  “我喜欢他。”
  还有那次战斗。他一柄长剑带焰,挡在自己面前,战场的风吹不动他尖若磐石的身影,须臾之间,他在自己耳边说道:
  『这一次,站到我身后,我来保护你。』
  然后就冲进敌阵,像一只蓄势待发,但求一战的雄狮。
  “很喜欢他。”
  多喜欢呢!很喜欢很喜欢。
  阳光在他的身边。
  不会寂寞的死去。
  籽岷忍不住笑了——勉强牵扯了一下嘴角,但他的心里却笑开了一片向日葵花田,花朵舒展着,在阳光下变幻出火焰一样的光泽,把他包裹,温暖,尘归尘……
  一只手突然抚上他的眼睑,同样的温度让籽岷无意识的蹭了蹭它的纹路,“校长,如果我现在死了……你可不可以把我烧了?就一把火……扔在阳光下面……”爱上一把火,死于一把火。
  那只手突然加重了力道,重的有点不正常。
  ……不对,这不是校长。
  这只手没有苍老的纹路,只有硬茧和无法褪去的高温,抚摸他的力道刚刚好,带着明显的小心翼翼,还有似乎差一点就要失去何物的后怕。
  “你看,我就说他不喜欢我嘛。”
  粉鱼?怎么在这里?!籽岷一愣,然后在内心呐喊,他想睁眼,那只手却不容许他反抗。
  “切,这不就是两个笨蛋嘛,真是蠢死了。”
  五歌?!
  “两情相悦啊你们!那么,我们就先走咯~”
  橙子也在?!籽岷挣扎着想要喊出声,但这时,花瓣和血不识趣的涌了上来,堵住了他的呼声。
  “咳咳咳——唔!!!”
  毫不温柔的吻。
  带有同样的花香血腥,狠狠的碾磨他的唇瓣,牙床,舌尖。同时一个身体灵巧的翻上躺椅,覆在他的身体上,带有温度的十指不由分说的插进他的指缝,狠狠扣住,狠狠揉搓。
  “唔——”
  他的舌头长驱直入,直接卷走了籽岷嘴里的血液,他探索籽岷嘴里的每一个细节,最后逗弄他的舌尖起舞——
  籽岷不敢睁眼,就这样紧紧闭着双眼,知道那个人放开了他的舌头。
  “听说……你喜欢我?”
  低音带着笑意,在耳边无限无限放大——
  什——
  听说你喜欢我听说你喜欢我听说你喜欢我……
  一句话在耳边扩散扩散扩散,在一瞬间冻结了他的血液,从头到脚。
  “炎——”
  听我解释!籽岷挣扎着想要直起身,却被那人狠狠按进躺椅,他的手撑在他的肩膀上,是很熟悉的触感——
  “好啊……”
  籽岷睁开眼,看见那个人居高临下看着他,眼睛里是得意,无奈,狠厉,还有铺天盖地的喜欢。
  他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了铺天盖地的向日葵——带着他曾经无比奢求的阳光,一片又一片花瓣舒展,在光的渲染下跃动出火焰一般的光泽。
  “你自找的,籽岷。余生舍命陪我吧。”
  You are my Flame.
  
  
  
  
  (注)“flame”既有烈焰也有情人的意思哦!
  “你是毁掉我的烈焰。”=“你是我的情人。”
  
  
  
  
  
  END,高烧想死,可怖的瓶颈区。
  给大家带来这样糟糕的一篇贺文真的非常抱歉!!!
  我最近真的很痛苦很糟糕,写不出令自己满意的东西,真的非常抱歉!!!!!!
  我一定会尽快走出这种局面的!!!!!!!

评论 ( 19 )
热度 ( 163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