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长期弧!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主混方学/时之歌
看上去是个画画的其实是个破写文的!
我吹爆籽岷!!!!!!!
时之歌全员厨!!!我爱所有人!!!
炎岷,叶喻,涉英,快新,福华,米英,KJ,德哈,舜远,维赛。
喜欢的CP坚决不拆不逆感谢。
对于喻黄/远诺/仏英零接受,抱歉啦。
错字老手,语法错误什么的我拿头改。
最近喜欢摸鱼DDDD
感谢支持感谢喜欢💦
认为读者和角色是一定一定一定要常常挂在心头的最要紧的事!
评论会去看的!而且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回复!
私信基本不看,有事走评论如何?
不扩列,不扩列,不扩列。
转载或二次使用请务必联系作者感谢。

【Like & Dislike】

☆贴吧活动!其实不想写XDDDD
☆我不会写刀子!这刀子都是被要求的我也没办法!随便写的!
☆4800+短打,炎岷ONLY,刀子不利,如果你们被割到了的话……今天应该会更小甜饼,应该……

  炎岷踩楼/点文/刀
  
  两点三十五分。
  在一片冷汗之中惊醒,可以很明显的感受到一股束缚——依旧是那个男人,在睡梦之中也紧紧的抱着自己。隔着睡衣,依稀可以感受到他肌肉的纹路和血液的温度,他紧紧的搂住自己的腰,把自己的双脚夹在他的双脚之间 ——其实他觉得这样的动作毫无意义,但这个男人依旧这么坚持……是习惯吗?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他无法知道。
  四点五十分,他试图把自己的腰肢从男人的怀抱中挣脱——试图,他从不期望能在不惊醒身后那个武痴的情况下离开床铺,果不其然,就在他微微向上挣脱时,搂住自己的手臂突然一紧。
  特别特别用力。
  翻了个白眼,任由男人把他一点一点拽回他的怀抱,任由男人把他压在身下,任由男人垂头,把慵懒的口吻轻缓洒在耳边。
  “你喜欢我吗。”
  他没有表情。
  “喜欢。”
  男人看了他很久很久很久,然后突然笑了,隔着衣服他能感受都那些肌肉的纹路在一瞬间微微放松。男人笑着拍拍他的脸颊,笑得阳光而温柔,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
  “早上好,岷。我也喜欢你。”
  
  早餐是面包和果酱。
  “如果一个人照顾你,对你笑,对你好,你应该喜欢他。”炎黄慢慢的在面包上涂满果酱,慢慢的说,“如果一个人伤害你,骂你,你应该讨厌他,懂了?”
  “……”
  “好吧。”炎黄放下面包,无奈的耸了耸肩,“学习感情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你要习惯,岷。”
  “我还是不明白,”籽岷放下刀叉,盯着盘子里被涂的乱七八糟的面包,道:“我学东西应该很快,为什么喜欢和讨厌,我学了这么久。”
  “因为你被诅咒了,变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炎黄接话,因为嘴里嚼着面包他的声音听上去模糊不清,“没关系,你会学会的。”
  “感情。”
  权当这是一个疑问句吧——炎黄咽下面包,指了指籽岷的胸口处,“就是这里会跳动会笑会痛的权利。”
  “心脏,人类的生命之源——我还活着,它当然在跳动。”籽岷不假思索的道,他语调平板,在灰蒙蒙的清晨中化作一片冷色调的窗纱,把一切模模糊糊的笼起来,空气有些凝固,令人窒息。
  刀锋划过这片冰冷的死寂,带着冰冷的暖色调,撞进冰冷的空气。
  “你看,也会痛,我只是学不会笑而已。”
  籽岷几乎没有动——几乎,他还是坐在那里,微垂着灰蒙蒙的眼睛,唯一不同的是左手多了一把餐刀,右手鲜血淋漓。
  然后,炎黄动了。
  又是一道暖色调,因为没有皮肤的限制,迫不及待的涌出来,一点点,顺着掌心的纹路往下滑。
  “你看,我也会痛。”炎黄的笑容没有变,他放下餐刀,用受伤的手掌牵起籽岷同样受伤的手掌,慢慢的把他的手放在心口。“这里更痛。”
  “这里?”
  “对,这里。”炎黄的手微微用力,“看到你手上我很痛,心痛——因为我喜欢你,不想看到你受伤,所以我心痛。”他放开籽岷的手,又把自己的手摊开,伸到籽岷眼前,“你呢?”
  籽岷没有看,他只是看着炎黄的心口——那里有一个残破的掌纹,带着褐红,明晃晃的按在一个人最为薄弱的地方。
  “你呢。”
  “我也疼。”籽岷慢慢抬头,伸出手,“我也疼。”
  不是因为喜欢你。
  “不是教过你吗?我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你要说我也是。”
  “可是我根本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
  “没关系,你只要喜欢我就好了。”炎黄离他已经很近很近了,他依赖的把下巴靠过来,在籽岷的肩上轻轻摩擦,炙热的呼吸一下又一下,喷洒在他的颈肩。
  “为什么我要喜欢你。”
  炎黄笑了。
  他微微抬头,额头抵上籽岷的眉间,仔仔细细的看着他空荡荡的眼瞳。
  “因为你以前,真的很喜欢我。”
  掌心的伤口很疼,粘稠的红褐轻轻附在伤口上,时不时伴着肌肉的抽动,还会有鲜血渗出。
  “我把自己弄疼了,我要讨厌自己吗。”
  “不需要,你只需要讨厌我就好了。”
  “我不是喜欢你吗。”
  “是呀,我给你讨厌我的权利。”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讨厌你讨厌我吗。”
  “讨厌我可以,讨厌你……”
  他的怀抱突然变得很用力,像是要挽回什么宝物一样。
  “我看谁敢。”
  
  
  “你为什么叫我‘岷’,我记得我的名字是籽岷。”
  药物顺着肌肉的纹理,一点点渗进伤口——绝对很痛,但籽岷的表情毫无波澜。
  “我喜欢你我为什么不能叫你岷?岷你记住,这个名字只有我能叫。”炎黄说着,耐心的清理着籽岷的伤口。他的手掌已经惨不忍睹了,但他似乎也不觉得痛一样,只顾着面前这一道伤口。
  “是因为喜欢吗。”
  “对对对,因为喜欢。”炎黄语气上挑,他笑了笑,把绷带拿出来,“因为你喜欢我,所以只有我能这么叫你,懂吗?”
  “……我以前有多喜欢你。”
  “嗯……”炎黄微微停下手里的动作,他想了一会,“就是 很喜欢的那种吧?但我们不是恋人。”
  “恋人?”
  “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关系,像是朋友啊,家人啊……不过,只有两个互相喜欢的人才可以变成恋人。”
  “那我们为什么不是。”
  “因为我不知道。”炎黄低头,绷带微微扯开,附上籽岷的伤口,“我不知道你喜欢我——直到你被诅咒,那个时候你的灵魂被破坏,你的记忆撒了一地 ——我看到了,才知道你喜欢我。”
  “……”
  “一个叫做JOKER的人——他很坏,被自己召唤出的力量给打死了,你间接导致了这种结果,所以他讨厌你,诅咒了你。”炎黄一字一顿的道,“你看,这就是讨厌。讨厌你的人会对你不好,而喜欢你的人不会,比如说我。”
  “但我记得你说过,你伤害过我。”
  “那是FLAME不是我!”炎黄的语调突然拉高,他往旁边一瞥头,牙齿紧咬,一些断断续续含糊不清的词句从他的牙缝中跑出来,带着气急败坏——
  “鬼知道我身体里住了那么一个混蛋啊自己的力量不好好看着到我的身上来还随随便便控制我的思维随便伤害我的伙伴还有岷开什么玩笑啊那种事我真是受够了这群混蛋啊啊啊啊啊无端端做了这么久的反派还不小心伤到了岷光是这件事就不可饶恕总有一天这仇我要亲手……”
  “炎黄?”
  “啊啊啊没事……咳咳。”炎黄回过神来,赶紧缠了几圈绷带后剪短,“我没事,你去写作业吧,把这几天的巩固做好就好了。”
  “好。”籽岷起身,走到卧室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回头,看了眼手上的绷带,又看着正打算给自己包扎的炎黄。
  “你说了这么多,可我依旧记不起来我有多喜欢你。”
  然后他进屋。
  空留一个愣住的炎黄。
  和一屋支离破碎的寂静。
  
  两点三十五分。
  他在疼痛中惊醒。
  黑暗的卧室,他难得的没有被卡在炎黄的怀抱之中——他跨坐在炎黄身上,一手撑在他的左肩,另一手做握紧状高高举起,就像是要把什么东西——狠狠的,刺进炎黄的胸膛一样。
  胸口很痛很痛,是那种闷痛,似乎把表层的皮肤肌肉血管骨头通通扒开才能看见伤口一样。脑子也很痛,有东西一下又一下的撞击他的神经,不受控制的涌进去。
  『“闭嘴,我不是**,不要再叫那个名字了。”』
  『“再见了,***。”』
  是谁?!是谁?!!
  那分明是炎黄,在一片火海之中转过身,看着他,面无表情。
  痛!!!
  潜意识告诉他,这种疼痛就是这个人带给他的——
  “籽岷?”
  他睁开眼睛。
  两点三十六分。
  “没事吧?怎么突然醒了?”炎黄像是丝毫不在意一样的,轻轻握住他的右手。“做噩梦了?”
  和刚才的疼痛之中,一模一样的眉眼。
  “炎黄,我看见你在伤害我。”他如实说道,“梦到你……”
      梦到你一脸冷漠,与现在完全不同;梦到你身穿重甲,手提长剑,杀气凛凛;梦到你说着与现在截然相反的话语,毫无半分温柔可言——
  梦到了与现在完全不同的以前,和现在比起来,那个火烧火燎的梦像是一个谎言。
  ……还是说,现在,才是一个谎言?
  “……没什么。”
  “梦,梦而已。”炎黄拍了拍籽岷的头,眼中星光璀璨,“你喜欢我吗。”
  每天早上例行的对话。
  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说“不”的冲动了。
  
  “把回忆交给一个人是很危险的……”
  “他在想起来。”
  “回忆会有误导性!你根本无法控制他记忆苏醒的顺序——”
  “我有分寸。”没等那边的人说完,炎黄已经挂掉了电话,把手机隔空扔到沙发上后继续对付早餐。
  籽岷看着他,“那是谁。”
  “我的朋友……也是你的。”炎黄笑,“朋友,知道是什么吧?以前教过你的。”
  “嗯。”籽岷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炎黄,你上次说的亲人……是不是有兄弟姐妹这一说?他们是不是长的很像?”
  “一般来说是的,怎么了?”
  “炎黄你有兄弟吗?”
  “没有,我连家都没了,哪来的兄弟。”
  那么,那个梦里的人,真的是炎黄了。
  哪里是喜欢?心脏上的痛感——如同被烈火燎烤,被饿狼撕咬的疼痛,忍不住的迫害欲……
  分明是讨厌。
  他相信自己已经可以掌握这两种截然相反的感情了——喜欢,讨厌。他只是感情缺失,又不是白痴,他是可以学会的。
  他喜欢面包和苹果果酱,喜欢下午,喜欢谜题,喜欢午睡。
  他讨厌——
  讨厌这个人。
  炎黄?不不不,记忆中的那个人有着另一个名字,那个名字被烈火包围他看不真切,但他可以确定其存在。
  “我帮你——”
  “不。”
  “那我——”
  “不。”
  “……”
  “你到底是谁。”籽岷站起来,在清晨的冷雾之中他看不真切,只能看见他依旧一成不变的眼睛,带着诅咒的灰,冷漠而疏远。“很奇怪,我明明记得——”
  “籽岷,你什么都不记得。”
  “你中了诅咒,记忆缺失,感情缺失,你什么都不记得。”
  “我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不会伤害你的。”
  “我,炎黄。”
  炎黄也站了起来,他直接打断了籽岷的话,一句一句一字一顿,就像是平时教他事物那样的耐心口吻。但他的眼睛却暗下来,两分无奈两分感慨,剩下六分风起云涌全是实打实的冰冷。
  危险。
  第一次感受到危险。
  太莽撞了——籽岷内心暗道一声不妙,确实,他记忆与感情的缺失让他完全把握不了如今的事态。莫说当下幻境,就连他自己,都是一个大大的不可控因素。
  他讨厌这种感觉。
  “……好。”
  可我想不起来我有多喜欢你,反之,我觉得我讨厌你。
  讨厌透顶。
  
  『“哦?有意思,你不像其他人一样,叫我炎黄吗?”』
  『“我不是你们最忠实的伙伴吗?”』
  『“这样让我堕落下去,真的好吗。”』
  “岷?怎么了?”
  “……看到以前的事了,看到你帮我给老师请假……”
  他撒谎了。
  他分明梦到了那个“炎黄”,他背对着阳光,骑在高头大马上,剑尖隔空,直指自己的鼻尖。
  绝对不是喜欢。
  炎黄揉了揉籽岷的发旋,露出一个温柔的快要融化了的笑,“太好了,慢慢想起来就好。诅咒你的人已经死了,我会保护你的——等你全都想起来了,我就带你会学园,继续上学。”
  “嗯。”籽岷低头,不去看他的笑容。
  他的手心里有一道光,闪着危险的光芒——以防万一。
  你不仅伤害过我吧?你还伤害过别人对吧?不然我为什么会那么的想害你……不,不是害,你本身就是祸害对吧?
  籽岷觉得自己像个小丑——在这个人的温柔上小心翼翼的走,生怕走错一步,就把自己的命给交出去。他的温柔是假的,他的威胁也是假的——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对待炎黄这个人了,真真假假,他无法信任。
  他慢慢的想起了很多东西,想起了以前……他们刀剑相向,不惜加害。而现在,这个人在他的枕边,要求他说喜欢。
  喜欢?
  别开玩笑了。
  他只是无端觉得,喜欢这两个字应该承受相当大的重量,无尽的心血,漫长的等待,夜夜辗转反侧,苦涩的供认不讳……他没有心,悟不出其中的含义。但是这样的重量,这样的重量——
  他怕这个叛徒,承担不起。
  
  讨厌。
  喜欢。
  『“擅闯圣地者,斩。”』
  两点三十五分,过去的一幕幕揉搓着他的心脏,带着无尽的悔恨,痛苦,惊讶,和胸腔产生无法阻隔的共鸣——
  这一切都是这个人带给他的,但他昨天还抱着自己,用坚定的语气说他一定不会伤害他。那个怀抱温暖而坚定,带着无法褪去的高温和柔情,他曾经给感情缺失的,灰色的自己染上颜色,现在却又要把这一切焚烧殆尽!
  不是你!不是炎黄!!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觉得自己双眼紧闭,炙热的岩浆涌上喉头 ,幽幽捂住伤口,让伤痛慢慢发酵。回忆像是一把刀,巧了,他也有一把刀,形影不离,有着锋利的刀尖和果决的刀刃,够不够结束这一切?够不够斩断他痛苦的根源?够不够让那个灰蒙蒙的清晨染上温暖的颜色?够不够?!够不够?!!
  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他的手在动,苍白干燥的嘴唇开开合合,一个名字卡在舌尖——
  F……
  ……F……
  “FLAME!!!!!!!”
  
  两点三十五分,时间的刻度染上冰冷的暖色调。
  赤棕色的眼睛看了看他,然后闭上。
  带着无法褪去的高温,柔情,还有几分“我就知道”的含义。
  他同样干燥的嘴唇开合,声音很低很低很低。
  “记忆……果然没有……回复……”
  “我没有伤……害……过你……”
  “我喜欢……你……”
  
  籽岷松手。
  刀从指尖滑落,带着,血。
  
  
  
  
  
  “炎黄……?”

评论 ( 8 )
热度 ( 52 )

© WTG4后台助理—镜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